第1章楔子

下一章:第2章田妃

努力加载中...

女子身子一僵,将晕厥的男子扶起,忽道:“若少主心头之人遭遇不幸呢?我家少主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女子摇着头,眼泪禁不住落下,狱卒们上下起手在她身上肆虐,胸部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让她几乎晕厥,就连私密处都未能倖免,那不曾任何人触碰过的神秘地带,此刻已经被一指骯髒的指头侵入,噁心的感觉让她从喉咙里发出类似乾呕的声音……

“你这软硬不吃贱人,看爷我今晚怎么修理你。”狱卒对着女子吐了口唾沫,将手中的皮鞭丢弃一旁,一把揪住女子散乱的长髮,让她垂下的脑袋高高抬起,过近的距离让他嗅到女子身上难闻的气味,以及那张带着血迹的狰狞面孔。狱卒顿时兴味索然,转头对另一名年纪尚轻的狱卒示意一眼,不一会儿,女子便被满满的一桶盐水泼了一身,女子痛的尖叫一声,惨白的脸变得扭曲。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将客栈内酣睡的小二吵醒,睁着惺忪睡眼,站起身将店门开启,片片雪花随之飘进店内,一股强烈的冷风灌入,小二探头四处张望,但见空无一人。

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小二禁不住一个寒颤,生怕遇到狐妖,又再急急忙忙将店门关闭。

能叫她暮雪仙子的能有几人?无非是些有事相求的病秧子,“现在是睡眠时间,不出诊。另外弄坏的门,请原价赔偿。”

桃林是客栈的后门,四面已被铁丝网及木桩牢牢围住,前门则是面对着临都最最繁华的街市。

“唰”的一声,皮开肉绽,女子咬着牙发出微不可闻的轻嗤,“一群是非不分下等狗奴才,任你们如何折磨我,你们想知道的,我半个字都不会说的。”女子声音沙哑,却透着一股坚韧。

阴冷的牢房中,正上演着惨绝人寰的一幕。渗入骨血的仇恨与屈辱,让她恨不得将面前几人拨皮饮血。而正在皇宫内快活享受的君主,更是让她恨之入骨,即便挫骨扬灰都未能平息她心头半分的仇恨。

一听这话,暮雪仙子果真变脸了,不急不缓地走下楼,看清被放置在凳子上男子的面容时,脸色又是一变,“这病我看不了。”

狱卒满意地淫笑起来,一双鼠眼看着女子曲线毕露的身体,大手迫不及待地朝她激烈起伏的胸前袭去。这世间上没有不在意自己清白的女子,可她眼神里除了惊恐还有着厌恶,待狱卒一靠近,她便张嘴咬住他的耳朵,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活生生的将狱卒一只耳朵咬下,血花四溅,她像一只发狂嗜血豹子。

“荻花住手,再打下去恐怕要砸坏座椅了。”随即又淡淡开口道:“我这命可不如你家少主值钱,这不攀亲带戚陪葬又有何用?”

另两名狱卒得令,却不敢靠近,生怕遭到同样的对待,于是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撬开下颚塞进她嘴里,一来怕她乱咬,而来担心她不看羞辱咬舌自尽。完毕后,迫不及待地上前扯下女子髒乱的衣衫,不肖一会,女子布满伤痕的身体便完全暴露出来……

牢房外白雪飞扬,圆月晶莹透亮,美若白玉。层层的白雪,好似软绵的丝绒铺就在地面上。

“吵什么吵,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一个慵懒而软糯的声音突然响起,随着轻缓的脚步声,女子在奴婢的陪伴下衣衫凌乱的出现在三楼围栏上,漫不经心地看着后门,在飞扬雪花中伫立的三人。

“抱歉这么晚打扰姑娘,请问姑娘是否是暮雪仙子?”身材高挑的女子跨进店内仰头问道。据探问,暮雪仙子容貌艳丽,姿态妩媚,虽行为举止不受世俗约束,个性却清高的很,面前的女子形象与传说中的暮雪仙子极为吻合,这才放胆一问。

暮雪仙子身边的婢女见势不妙,一掌而出却被一同而来的另一黑衣女子阻止,只是一不出几秒,高低胜负便一目了然。

她充满恨意地瞪大双眼,眼白全部暴露出来,里面的血丝清晰可见。她恶狠狠地看着眼前三名狱卒,有几分诡异惊悚。

她咬牙大喊一声:“畜生!”

暮雪仙子一愣,模稜两可回答,“若你家少主心甘情愿,你又何必强求?你至少得尊重你家少主的意愿。”

幽冥暗地牢内防守非常严密,刺鼻的血腥味让人欲呕。

回到大厅,小二为自己温上一杯暖水,杯子刚放到唇边,只听“!当”一声,门后被砸了个粉碎。杯子摔落,小二惊恐的尖叫声拔地而起,“啊──狐妖来了,救命呀。”随即,连滚带爬地朝二楼楼梯跑去。

“好兇恶的婢女。”荻花开口道。

女子在心里吶喊诅咒着……

慕容珀崇我会让生不如死!!

“谢仙子提醒,我等便不再打扰仙子安寝了,这就告辞。”说完,拱手道谢,还不忘留下银子,出了店门,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蹤。

在一间大开的牢房内,一名衣衫褴褛,满身伤痕女子被绑在十字木桩上,藉着窄小窗口透进的微弱月光,模糊可见女子手指上指甲已被全部剥落,身上有鞭打的痕迹,血迹已乾,长长的头髮不知是被汗水还是鲜血黏在一块,紧紧地贴着她苍白的脸庞。

“怎么会,试问暮雪仙子都治不了的病,天下间还有谁人能医治?”女子着急道。

两名年轻女子夹着一名受伤的男子,飞快行走在雪地上,仿若鬼魅一路走来,竟未留下半寸脚印。

五天五夜生不如死的折磨并未消磨掉她的坚韧的意志,反而让她越发痛恨。手执皮鞭的狱卒见她丝毫没有示弱的迹象,心中不禁来火,扬手狠狠的一鞭抽下。

隐藏在桃林中,是一栋装潢别緻,风格迥异的三层高的木房。这木房子上挂满了西域来的琉璃灯,倒是能让人在这寒夜里感受到一丝温暖。挂在房顶上有一面醒目的红色大锦旗,上面赫然印着四个大字──钱来客栈。

“姑娘!我家少主得了疾患,还请姑娘大发慈悲出手相救,诊金不是问题。”但凡知晓暮雪仙子此人的,一定知道她有个恶习,便是贪财。

暮雪仙子掂了掂钱袋,颇为满意。“生死自有天命,过于执着,只怕伤及自身。”在这个世界整整一年了,人的命是何等的卑贱,她看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固然看淡了。

这拍马屁的话,她确实爱听,可治不了就是治不了,“你家少主中了相思蛊,相思入骨便已无药可治。”女子一怔,一把揪住暮雪仙子的手臂,方才谦卑的态度一扫而空,换而变得狠戾。“救不了我家少主的命,我便让你陪葬。”

“啊──”狱卒摀住耳朵尖惨叫一声,对着女子就是“啪啪”几个耳巴子,“给我上,操死这小贱人。”

所幸,寒冬的缘故,住店的旅客并不多,若不是,被小二这么一惊一乍的几声,客人都要旅客都要跑光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