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寻医

上一章:第3章宫闱乱* 下一章:第5章畏父

努力加载中...

偌大的宫殿内只剩下墨香一人,看着田妃怒气腾腾的样子,墨香担心会危及自身,赶忙上前道:“奴婢这就去腾浮宫看看。”

田妃转变主意,淡定的坐回大殿中央的红木玫瑰椅上,“再等等吧。”

“公子身体调养几日即可,只是心里的疾病比身体上的更为负重。恐怕这十天半月的都难以行房事。”被田妃这么一喝,老人不敢再有所隐瞒,一股脑的全盘说出。

“慢着!”田妃出声喝止。

“是……”老子抬眼小心翼翼的看了田妃一眼,又赶紧垂下眼眸,道:“如是公子能配合治疗,拨云见日指日可待。”

“如何治疗?你方才不是说药食无用?”

厌恶的瘪瘪嘴,心理已有了另一番盘算,“就没有别的法子?比如药物刺激……”老人一个激灵,颤巍巍道:“贵人,使不得,治标不治本非长久之计,假以时日必定暴毙而亡。”

墨香将大门悄悄开启,一只黑色的猫儿快速窜入,在殿内四处奔跑。田妃当真被这忽然出现的猫儿吓到了,伫立在原地愤怒的看着狂奔的猫儿,“给本宫将这只野猫抓住!”

“娘娘还有何吩咐?”

“公子身体并无大碍……只是……”面对身份不明的宫中女子,老人紧张之余,言辞间颇为顾虑。

田妃闻言,立刻蹙起了眉头。这下当真成了阉人?早知如此,前几日她便不会服用缩阴药,哼!说到底还是这个男人无用,这么一下都扛不住。

无需再多言,老人自然知道田妃口中的“他”暗指谁人。

难以行房?

“解铃还须繫铃人,公子乃心病,并非无药可救,心病还需心药医,公子的虽然对女体的反应降低,但经过锻鍊还是能逐渐恢复,只要突破心理障碍便能重振雄风。”老人凭着丰富的阅历娓娓道来。

想到宫中的流言蜚语,田妃还是决定先忍耐。吩咐墨香斟水泡茶,不消一会儿果然有名身形佝偻的花甲老人在太监带领下进入宫殿内。

“草民叩见贵人。”因不知晓田妃真实身份,老人只得以贵人称呼。

守在殿外的太监宫女一窝蜂的进入殿内,向那只发狂的猫儿扑去,原本肃静的大殿,霎时沸腾起来。田妃在一旁看得直竖眉。

“他,情况如何?”

“重振雄风?”田妃勾唇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正当此时,一声咪咪的猫叫声,让处于慵懒状态的田妃顿时警觉。

“哪儿来的猫!”给墨香递了个眼神,田妃“咻”的一下坐起身,警惕的看着紧闭的漆红雕花的大木门。

田妃单手撑着下颚,身子向后仰靠在椅子上,全然一副慵懒姿态,“照你这么说……这病一年半载都没个准?”

当真是使不得,这宫中一年半载的可真离不了他,当日将他安置在慕容珀崇身边,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利用他瞒天过海,坐上君主的位置。在父亲势力还未稳固之前,他得好好活着。

“你且但说无妨。”田妃斜眼睨这老人,盛气凌人的姿态让人生寒。

寻声望去,殿外不远处一名脚步稍显匆忙,却不失大体的女子真盈盈走来。她髮丝飞扬飘散在耳后,云钗随着脚步声的靠近叮铛响起。秀丽的容颜逐渐映入眼帘,就如湖面绽放的水仙,只肖对上一眼便无法移开视线。

“臣妾拜见田妃娘娘。”女子俯身请安,优雅的动作与方纔的慌乱截然不同。

瑶湖宫

“烦死了,烦死了,在宫外寻来的大夫还没来吗?”田妃在殿内不停来回渡步,叶眉高高竖起,杏眼圆瞪似乎有撒不完的气。

“莫不是臣妾那该死的猫儿惊扰了娘娘?”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那声音就好似炎炎夏日,滴落在心间的一汪清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