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畏父

上一章:第4章寻医 下一章:第6章警告

努力加载中...

彩淑仪夫人垂着眼眸,波澜不惊,从容道:“臣妾无能,不及娘娘聪慧端庄,亦无能为皇上分忧,只盼着其余姐妹能帮娘娘解劳。”

老人不敢往下想,只觉头脑一阵发晕,身子晃晃悠悠的,好似随时都能栽倒。他的反应都被田妃纳入眼底,嘴角浮现一丝阴冷的笑意,将目光再度移回匆忙出现的女子身上。

田妃挑衅地看了眼彩淑仪,道:“本宫这殿里向来不喜这些畜生进入,想必夫人不会介意少了一只畜生。”

“奴婢在。”

晨光被遮挡,铜镜内显示的景象不算清晰,那掩藏在乌黑中,红艳的软肉还是能清楚辨认。

翌日,大清早瑶湖宫便来一位,未经通传直接闯入的大人物,能这样毫无顾忌在此招摇过市的,除了田妃本人,当今皇上,自然还有田大将军。

田将军进入房间时,便隔着血红的纱幔,朦胧间能看见女儿半裸身体,手拿阴茎淫靡的一幕,霎时,一把怒火冲上天灵盖,上前掀开沙幔就是个耳光。

接触到田妃的眼神墨香身子一颤,随即了然点点头……

“猫儿平日性子温顺,方才在花园走了一圈就变成这样了。”彩淑仪细声道出原委。

“啊……好硬……噢……”田妃双眼迷离睇看着鎏金铜在自己下体进出,光滑的表面上沾满了自己湿淋淋的汁液,那冰凉的硬物捣得她全身发热,好似火烧一般。这玩意儿不比男人的很家伙差,僵硬的轮廓与湿热的小穴摩挲,仿若一根铁棍在小穴内凿洞,永远不用担心漂浮云端之际忽然旋落。

一听“娘娘”二字,老人顿时吓得身子发颤,纵然是这严冬里,亦是流了一身冷汗。若眼前这位贵人是娘娘,那刚才躺卧病床的人,不会就是……

“啊……唔……啊……”沙哑的呻吟声,好似小猫慵懒的叫声。

老人在听闻送出宫后,顿时鬆了口气,却怎么也没料到正有一场大灾难在前方等着他。

贱人生出来的就是贱种,果然跟她死去的老娘一样,天生淫蕩货。

彩淑仪低眉顺眼态度并未让田妃心中舒畅,反而憋了一肚子的气,直到猫儿发出惨叫声,她郁结的心情总算纾解。

“墨香。”

“这猫儿跟着夫人不少时日了吧,怎地,今日就发狂了似的,半点不像淑仪的脾性。”田妃看着跳上桌台的黑猫,眼里闪过一丝不耐。

墨香吓得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一个劲磕头,“奴婢知罪,奴婢日后一定尽心尽力服侍主子,请将军饶命。”

田妃掩鼻,一脸厌相,忽而沖侍卫吼道:“还磨磨蹭蹭做什么!赶紧抓起来丢到蛇窟里去。”守在一旁的侍卫一愣,随即沖那只黑猫扑去。

“原来是彩淑仪呀,本宫寻思这后宫中应再无嫔妃好似彩淑仪这般悠闲了。”田妃目带鄙夷地看着低她几品的淑仪娘娘。

田妃全身披着一件白色的薄纱,内里穿着一件大红的绣花肚兜,其中一个大奶子被暴露在外,乳尖早早挺立,享受着冷风轻抚飘过的快感。再往下,便能看到她五指间正握着一支鎏金铜假阴茎。

*

“跪安吧。”

“猫儿惊扰了娘娘,自当是死罪。”彩淑仪颔首回答。

田将军未再看墨香一眼,大刺刺的步入田妃房内。而此时的田妃正沉浸在压抑多日的慾海中,她两条腿大字型的敞开,身子靠在床背上,在两腿间还放置这个大大的铜镜。

“田将军,娘娘还在就寝,容奴婢通报一声。”墨香看着姿态凌人的田将军,心里直呼不妙。田将军回头怒瞪墨香一眼,凶神恶煞道:“都什么时辰了,还未起床梳洗,这个奴才怎么服侍主子的?”

“臣妾告退。”

“送大夫出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