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警告

上一章:第5章畏父 下一章:第7章市井宵小

努力加载中...

*

四方形的地窖内,放置五个大火炉,柴火在里面烧得“劈啪”作响,在这并不宽敞的室内,摆设非常的简单,却也名贵,雕刻艳丽海棠花纹紫檩木柜,及两张紫檩束腰圆凳,都散发着浅浅的香气。荷花纹的罗汉床上整齐的铺就着红色绸缎,几件女子的衣物随意的堆放在其中。

田赋子冷哼一声,“找大夫?是皇宫里的山珍海味将你养成蠢货了吗?若不是暗中得到通知,将消息压下,恐怕这事已在宫中传得沸沸扬扬。你这个田妃逍遥的日子,也该到头了。”

看着他鹰瞵鹗视的样子,田妃身子抖如筛糠,亦不禁回想起多年前母亲惨死的情景,心里淌过阵阵凉意……

林华七上前爱怜抚开女子脸侧旁的几缕髮丝,在她耳边温柔吐词,“最近几日倒是安静了许多。”

“女儿已寻大夫为华林七医治,大夫说他身体并无大碍。”田妃垂着头掩盖自己愤怒的面孔,怎么也没料到华林七居然有胆子告状。

纵然四肢被捆绑,身子悬挂在空中,女人闭着双眼,神态依旧安详。在幽冥的火光中女子肌肤呈现出不健康的黄色,她身形消瘦,脸颊凹陷,双唇惨白,完全是一副久病不癒的样子。

对于田赋子她是恨也是畏惧,不想跟随母亲过着卑贱任人欺凌的生活,百般奉承讨好他才得到了今天的地位,却一样逃不出他的掌心……

看着田妃声泪俱下,田赋子只是冷冷一笑,心里将她鄙视的体无完肤……

语毕,田赋子似乎还不解气,抬腿给了田妃一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父亲?”田妃一脸茫然的趴在地上,生怕遭遇他更加残忍的对待。谁人想到,平日傲睨一世的田妃此时却趴在父亲脚边颤巍巍的发抖。这天下她只畏惧两个人,一个是慕容珀崇另一个便是眼前她称为父亲的男人。

夜已渐深,偌大的腾浮宫殿的卧房,只剩下林华七这个冒牌帝王。他弯腰坐在床榻上,一只手臂撑在大腿上,目光凝视着手中那串闪闪发光的铜钥匙若有所思。

“不要叫我父亲,你不过是个妓女所生养的贱种,跟你死去的娘一样人尽可夫。”田赋子愤怒难当,对着还处于惊愕状态的田妃喷了一脸唾沫星子。

片刻后,他霍然站起身,转身朝墙壁上有节奏的敲了六下,墙壁“轰”一声从中间分开,空出一道漆黑的不见底的梯阶,一股暖风随之扑面而来。

女子缓缓睁开双眼,深不见底的眸子却透着死一般的静寂……

“你平日怎么放浪无耻我都不会过问,在这宫中你可知有多少双眼睛看着你?这些且罢,但华林七可不是你的玩物,若是失了他,我这么多年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到时候你有上百条命都不足以抵消我心中的不甘,你明白吗?”田赋子一字一句恶狠狠的警告着。

点燃挂在墙壁上的火把,沿着台阶一层一层向下,空气也逐渐温暖。林华七站在楼梯尽头,看着眼前厚重的铁门,将火把放到铜锁处,轻鬆将铁门开启。

“父亲!”田妃惊恐的看着怒髮冲冠的田赋子,以至于忘记自身衣不蔽体。

“不要!”田妃拽着田赋子的裤脚,瞠大眸子完全抛弃形象卑微哀求着。“父亲!求求你,再给女儿一次机会,女儿日后一定不敢擅自妄为。”

若是没有注意到与床正对的方向挂着一名被五花八绑,衣不蔽体的女子,怎样看这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房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