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入骨之恨

上一章:第7章市井宵小 下一章:第9章逃走的女人

努力加载中...

“不要……”瑟瑟恐惧的摇头,双目怯怯的看着那根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假阴茎,身体犹如掉进冰窖,禁不住的打着寒颤。

“瑟瑟,我的宝贝女儿,你是爹爹的骄傲。等你长大了,爹爹要带你进宫做王妃,好不好?”站在小山坡上,淳于亲王抱着怀中娇小的瑟瑟,一脸溺宠的问道。

粗长的假茎密布着鲜血与淫水,幽径内的嫩肉已被翻出,鲜红一块完全肿起,像是被硬生生多长出来的肉块,没有美感可言,甚至叫人有些反胃……

虚弱的身体本就没有复原,从前林华七还会给她悄悄医治,可最近连药物都没有拿一颗给她,就连伺候她的小丫头都只是放下三餐就消失得无影无蹤。

她感觉自己痛的心都要碎裂了,可身体却有着相反的感应,那种渴望更多的感觉,让她深深的排斥着。

“当然,只有像徵荣耀的皇宫才能配得上瑟瑟。”淳于亲王一脸慈爱,语气里满载着骄傲……

看着瑟瑟畏惧的样子,林华七心里升起报复的快感,将冰凉的阴茎放在她唇边,暧昧的明知故问,“我记得你可喜欢它了,怎么这次反倒害怕了。”

血腥味充斥着地窖内的每个角落,刺激着林华七全身每个细胞,他犹如一只生猛的豹子,全身兴奋的颤抖着。

胡国的桐玲谷有着美丽的传说,是人人嚮往的地方,只可惜通往的道路丛林密布猛兽毒蛇猛兽不计其数,四周山势险峻翻过峭壁,桐玲谷便置身其中。

因为长期被林华七强逼饮食春药缘故,瑟瑟的身体比一般女子要敏感许多。只要稍微有些外来刺激都能让她按耐不住身体的慾望,可事后的不适让她更是痛不欲生。

“不要……不要……”瑟瑟晃着头,全身陷入紧张状态。

“你胡说──你胡说──”瑟瑟摇头大喊着,生怕身体遭受蹂躏。

这样的画面对瑟瑟来说并不陌生,在小宫女面前所有的廉耻之心都倘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悲凉。

*

一望无垠的山丘上,各色桐玲花茂密盛开。香气溢溢,沁人心脾。春风拂过,花瓣片片飞舞,风光旖旎尤胜仙境。

林华七抓住她一条腿,将她转过身,撩起裙襬,分开她的臀瓣,毫不犹豫的将铜茎插进瑟瑟乾涩的洞穴内,紧接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在地窖内荡开。

“姑娘你不要误会,奴婢的意思是,为什么不迎合呢,至少可以免除皮肉之苦。”

“姑娘,你醒了?”那个熟悉却不知名的小宫女,淡定的将双手放在瑟瑟下体为她抹着药膏。

“是不是胡说,待会儿就知道了。”林华七眸子一沈,方纔的温柔一扫而空,狰狞的表情让他完完全全变成一只魔鬼。

简单的一句,瑟瑟立刻了然。既然生不如死,又何必苟且于世。

“姑娘……这是何苦。”

迎合?她已恨入骨髓,如何迎合?林华七并不是一个能长久依附的对象,她只想努力活下去看着林华七自食恶果死无葬身之地。

那年桐玲谷,那年父亲,似乎都只是在梦中……

又是一阵轻风拂过,却掺杂着浓郁的中药味,这气味瑟瑟非常熟悉。

淳于瑟瑟轻浅虚弱的呻吟不时从鼻腔内传出,布满红潮的脸蛋看不出一丝欢愉,扭曲的表情有些丑陋,紧咬的下唇已破裂,鲜血顺着下颚滴落。

“做王妃?宫里会比桐玲谷美吗?”瑟瑟歪着小脑袋,满脸好奇。

……

看着林华七手中那根泛着黄色光亮的假阴茎,瑟瑟顿时脸色煞白,这个东西她并不陌生,林华七只有在疲惫的时候才会将它翻出,而后狠狠的插进她的身体,硬是要将她折磨得生不如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