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恨!无用

上一章:第14章渴望* 下一章:第16章雾林

努力加载中...

“锦亦,怎么了,是不是又难受了。”荻花焦急端着水碗递到他唇边。龚锦亦只是一个劲的咳嗽,连句话都说不出来,荻花将水碗放在一旁,帮他顺气,“锦亦……”顿了顿,荻花小声继续道:“要不我们回去吧。”

好几次差点被追兵抓到,身上事先準备的药被落了不少,龚锦亦也不允许她去抓药或是回去落难的住处将落下的药物寻回。她知道龚锦亦的顾虑与谨慎,可眼睁睁看着他一日比一日憔悴,她心里更是侷促不安。

龚锦亦自责愤恨的模样,深深刺痛荻花的心,忽然的变化让两人乱了阵脚,匆忙的决定,都是因为太过在乎对方,害怕失去的缘故,既已走到这一步,还要继续下去吗?纵然失去龚锦亦,换来短暂的相聚?

在那道强烈的视线中,荻花心虚的垂下头不再出声,一时间,房间内静得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七以后从胡国皇宫传来一则毫无预兆的圣旨,让沉寂在美梦与中的眷侣掉进了深渊。

巖镇为胡国与荨国的交界的小城都,此地虽不繁华却也是清丽秀美风景雅緻。留在此处的年迈老人与幼孩居多,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去了昌盛的大城都,有赚钱铺贴家用的,自然也不乏无所事事坐等发财的游子。

龚锦亦拳头一紧,心里恨极了自己这幅残破的身体,忽然的指婚打乱了两人的计画,他用生命做赌注,赌与荻花相守白头,幸福一生……

龚锦亦一怔,看着那颗落下泪珠,烦躁的心顿时冷静下来,他苦笑一声,道:“都是这副身体不中用,除了你,我还不知道自己还能在乎什么,天涯海角,我只希望有你陪伴。”

有出逃的勇气,却无法面对他百病缠身的身体,这些在离开秦连山时已有心里準备,真正体会到时,却这样的难以接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除非离开胡国,否则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安逸生活。

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将沉迷在医书中的荻花惊醒。

“说话。”龚锦亦调整气息,冷冷地看着她。

“我不会有事,这身体我早已不在乎。”龚锦亦气恼的大吼着,紧接着又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咳嗽。

“我担心你身体吃不消。”

人们对淳于家捧在手掌心的三郡主早有耳闻,以淳于家族对她的宠爱程度,想必日后必定入宫为妃为后,虽八王爷亦深得帝王欢心,可一身的病难以继承大统,一辈子也只能是个王爷。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待新皇即位恐怕也是落得个削权夺势,做个好无势力镇王的命运。

他恨自己无用,恨自己没有健康的体魄,恨自己不能像个男人保护最爱的女人。

皇帝忽下旨将淳于家三郡主婚配与身缠重病的八王爷,得知此消息,坊间流言顿时沸腾起来,猜测着,淳于亲王因何事得罪与帝皇,这才祸及三郡主。

龚锦亦从小身体不好,早早失去母妃,皇帝由于对母妃的爱恋也让他得到了眷顾,将他深养在别院内鲜少与人接触,到十岁除了院里的僕人与御医,他只见过荻花一人。院里的宫人带他小心翼翼,生怕与他太过亲近会惹上霉运,个个都避忌远离他。

离开雪山的龚锦亦时长浑身乏力,虚汗连连,荻花虽不语,夜深人静之时悄悄坐在房内藉着微弱的月光查阅医书。

“都是我这幅身体累事……”他压着声线沉沉说着,本就阴霾重重乌云密闭的心,此刻更是纠结成一团。

“现在?进去雾林我们得準备充分的实物,总不能让你也一起吃野食吧。”一路走来,荻花都在为他的身体顾虑着。她不后悔走到今天这步,唯一担心的是他身体会吃不消。

“咳!咳!咳!”

“你后悔了?”

荻花缄口,默默流泪。

冰冷的语气,让荻花感觉周围的空气在瞬间结冰。

“我们现在就赶路吧,只要穿过雾林我们就能看到希望了。”担心荻花心里有别的想法,龚锦亦有些着急,此时的他就像是怕被丢弃的孩子般无助。

*

他感觉自己被孤立了,表面上对他唯唯诺诺的宫人,背地里对他有着同情与嫌弃。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他不得不独立起来,让自己更加优秀,他不希望自己的世界里只剩下同情与鄙夷,他要得到所有人的尊敬。荻花的出现,给他的世界带来了不一样的色彩,让他感觉自己与常人无异,也能与人谈笑自若,就算付出一切他都要将这些保护起来,一辈子都留在身边。

见他这样,荻花心如刀绞,双眼一热,眼泪缓缓落下,“我在乎……任何事也不比你身体健康来得重要。”

“已经到了巖镇,我们很快就能自由了。到了荨国,父王的势力也会收敛削弱,只要我们隐蔽的好,他是找不到我们的。”为荻花拭去眼泪,龚锦亦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柔和。

美梦易醉,也易碎。

闻言,龚锦亦猛然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与其说『看』不如直接说『瞪』比较确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