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雾林

上一章:第15章恨!无用 下一章:第17章不收死人钱

努力加载中...

“我们不差这一时。”

龚锦亦原本发烫的身体,逐渐回到了正常体温,而后又再慢慢变冷,精疲力尽的荻花强撑里身体不愿意放弃,她不相信龚锦亦会这样轻易的离开自己,只要再加把劲他一定会醒过来。

闭上双眼的那一刻,龚锦亦感觉自己身里的不适与病疼如同青烟一般消失,然而,睏乏的感觉让他无法再次睁开双眼。

“父皇知晓我体质差,一定猜不到我们会从雾林去荨国的。”龚锦亦早已洞悉一切,这才一路走到巖都,皇帝只会误以为这一切都是障眼法,可他独独忽略了龚锦亦的决心及对荻花深厚的感情。

“你……是人?”

当东方露出鱼肚白时,两人有些体力不支,大半夜的抹黑赶路,让人疲惫。虽然太亮了,可雾林里的情况并没有好转,气温虽有回暖,可依旧雾气濛濛,露水亦加重了,一直走到树木稀疏的地带,两人才能看到天空中那散发着热量的太阳。

*

抬头看了看雾濛濛的天空,荻花没犹豫多久,扶着锦亦龚放慢脚步赶路。这里的气候本就对龚锦亦不利,目前只能选择加速离开。

走?龚锦亦能挨过雾林雾障及多雨的气候吗?如是不走,龚锦亦心情抑郁,对身体也不好。皇帝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探知他们的行蹤,不出一日整个巖镇都会被围得密不透风……

她一颗心全繫在已昏迷的龚锦亦身上,就连周围的脚步声都没有察觉,直到半个身子被阴影遮住,她才太猛然抬起头,“什么人!”

“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太阳让荻花看到了希望,脸上也露出了欣喜的微笑。

探着他微弱的气息,荻花抱着他滚烫的身体不断的运气为他舒缓。

很快他们就能自由了……

“我们……明天再说好吗?”夜已深,露已重,实在不适宜此刻行走。

“走还是不走?”几日的奔波让龚锦亦疲惫,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自然脾气也渐长。

女子的声音淡的像阵风,随时都能吹散。

荻花搀扶着龚锦亦在雾林中徘徊了一炷香时间,从雾缝中透来的薄薄亮光,并未让眼前的困境好转,反而是让浓郁的雾气转化为露水,滴了两人一身。

背着龚锦亦走了一段路,双腿一阵虚软,最后双双跌倒在草地上。荻花紧张的连在地上爬了好几步,深怕伤到龚锦亦,抱着他的头紧紧搂着怀中,整个几乎陷入癫狂状态。

在抬起头的瞬间,两双眼睛直直地看着。荻花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愕,随即是淡化为诧异。

锦亦挥挥手拒绝,随即逞强道:“要天亮了,出出汗就没事。”

“锦亦,我们马上就能到荨国了,你快点醒过来,你不可以丢下我。”荻花一句一言的哭诉着,他曾经描绘的蓝图很快就要实现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丢下她而去。

雾气氤氲,像层层的纱幔遮挡了视线。

“嗯!”龚锦亦强忍着不适,欣慰一笑,身子往荻花身上靠了靠,握着她手的力道猛然加重。

一声一声凄厉的哭声在林子里传开,儘管已天亮,可在这雾气重重的树林子,还是尤为惊悚。

“锦亦!你没事吧,都快我不好,伤到你了。我们一定会出去的,你在等等,马上就到荨国了。”这番话是在催眠自己也是在为龚锦亦鼓劲。泪痕满脸已经混乱的荻花无从感觉,不管怎样她今日必须出这个林子。

“锦亦……不要……锦亦……快点醒过来……”

“锦亦!”看着他摇晃的身子,荻花惊得大叫一声。

隔着不算厚重的衣衫,荻花都能感觉龚锦亦身子在发热,当碰触他手指时,被他身上滚烫的温度骇住,她惊恐的停下脚步,“锦亦!你正在发烧,我们休息一会儿在继续赶路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