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徒劳

上一章:第17章不收死人钱 下一章:第19章离开

努力加载中...

荻花也没有强求,气定神闲道:“尹姑娘可以叫我荻花,尹姑娘住在这里多久了?”

“出门在外不得不多留心,荻花有冒犯之处还请姑娘见谅。”荻花拱手致歉。在尹姑娘昏迷后,她乔装出去探查情况,确实如她所说没有半分虚言,这才低声下气的道歉。

*

“村里人?这么说尹姑娘并非本地人?”

“竹水草呀,说了只是缓解不适,治标不治本。你爱信不信,银子我是不要了,和死人在一起我感觉晦气呢,你们会想到办法出去的。”只觉这事吃力不讨好,女子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

“不久,这个木屋是村里人为我搭建的,为了草药方便,我偶尔会来居住。”

“你可以不相信,但只要你走出雾林就能见证我所说非虚,可那个时候就太迟了。你还是先过来吃点东西吧,等他醒来的时候,起码能看到一个精神的你。”

荻花陷入沉默,她自己也理不清头绪。到底是什么人能瞒住众人的双眼,将龚锦亦弄成今日这幅模样?

女子愣了愣,丝毫察觉不到危险的信号,她指了指躺在木床上气若游丝的龚锦亦,“胡国气候温暖湿润易于养病,荨国过于乾燥对他只有害处。能坚持走到雾林已是他的极限了,你确定还要带着他离开?”

“林子里没有什么好吃的,我弄了点野菜汤先吃点吧。”女子将碗在四方木桌上说道。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视线被黑影笼罩的尹姑娘忽然乍醒。

女子笑了笑,清澈的眸子里不染半点杂质,“你且叫我尹姑娘吧。反正出了这个木屋,我们就是陌生人了,全名就不必知晓了。”

见荻花有些茫然,尹姑娘连忙解释,“我是说大夫,医生就是大夫。”

荻花对死人二字极为敏感,眉头一横,立刻冷脸相对。

“传闻胡国桐铃谷生长这奇花异草,其中桐铃花便是一绝,七天前这里来过一个买草药的商人,其中就有桐铃花千金才能换得一束,桐铃花能与他体内的毒素相剋,坚持服用不出两年他便能恢复健康。”

“继续享受你们的逃亡生活,还是回去面对呢?等你的男人醒来问问他是否愿意用生命作为代价与你海角天涯。”女子冷嗤一声,转身到屋外铺晒草药。

“当然不是。我在这里呆了快两个月了,对环境还算熟悉,从守边界士兵那边探听到一些八卦消息不难,你不必太多疑。”尹姑娘收拾好自己吃完的碗筷,忽然来了耐心,这才有问必答,她看得出来眼前遇难的男女是对有情人,便生出了恻隐之心。

荻花闪过一丝複杂的光芒,依旧不为所动。

“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尹姑娘没好气的反问。

“你要做什么?”尹姑娘瞠着眸子,警惕的看着荻花。

尹姑娘见状淡淡一笑,正準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忽觉一阵掌风袭来,接着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

“买草药的商人已经离开了,去向我并不清楚,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问你他是否愿意用生命作为代价与你海角天涯……”

闻言,荻花气愤不已,“那你刚刚餵他喝的是什么?”

“人是铁饭是钢。你也病倒了,那就只有等死的份了。”女子自顾自的说着,咀嚼的声音非常夸张,不断刺激着荻花的耳膜。

荻花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波动,沙哑着嗓子说了句“谢谢”,随后强逼自己将碗里的野菜汤喝尽。

“喏,你看我自己不也吃这个,放心吧,没下毒。”说完,女子不顾形象咕噜咕噜的大喝几口,继而又道:“你要是想开荤,可以去打偷野猪来,做猪肉野菜汤喝。”

荻花点点头,又在摇头。她确实是龚锦亦最亲密的人,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可她却一直没有发现龚锦亦身体的异常,在雪山时,他虽然精神不佳,却没有经常生病,可一回到皇宫,他又恢复了旧日模样,经常病得无法下床。

女子微微凝眉,厉声回击,“我没有当陪葬品的喜好,你也太不知好歹了。”忽然的吼声,让荻花呆住了。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冷静下来后,荻花态度有了转变。

“可否劳烦尹姑娘代为取得此药?”

荻花一动不动的,仿若未闻。

“你是他最亲密的人?”

最亲密的人?荻花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白光,难道是……她暂态不寒而慄,不敢继续往下想。

做了这么多都徒劳了吗?荻花忽然感觉一阵晕眩……

“如何才能得治?”荻花语气沉重。

事关龚锦亦生死,荻花不敢冒险,一时间也乱来方寸,神情悲痛的望着昏迷的龚锦亦,握着弯刀的手一紧,逞强道:“你胡说,若是再敢胡言,我立马杀了你。”

*

“不瞒尹姑娘,我和锦亦从胡国一路走来,万事小心,不想天网恢恢终是逃不出掌控。我们都不甘对命运妥协,却被现实压迫着,如今走到这一步,是生是死我无怨无悔,可……我不能这样自私……”荻花一脸哀戚,看了看木床上的龚锦亦,继续道:“姑娘之前说锦亦有中毒之象,可否详细道来?”

红霞满天,太阳的灼热消失,在林间湿气渐重,抬头只能看到淡红色的彩霞。

荻花听闻,脑子里“轰”的一声,像一道惊雷闪过,“怎么会……不可能……他一直住在雪山上,服用的药物都是经过层层把关,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晌午时分,烈日当空,能将人灼伤的强光透过葱郁树林,将碎光洒在林间阴凉小道上。女子端着野菜汤进入屋内时,便见到荻花像被钉住的木桩一样守在床边。

“你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同样都是女人,尹姑娘很能明白荻花此刻的心情,比划了一个手势,两人一同出了木屋。

“雪山?”尹姑娘惊讶摀住嘴。“雪山确实可以帮助他稳定病情,但不能让他完全康复。寒冷的气候确实适合他现在的体质,既然知晓入住雪山较好,为什么医生一直没有帮助他恢复身体呢?”

“他多病的身体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因是长期服用药物所致,所谓的中毒是服药后一系列的副作用。而这些副作用并不会直接取他性命,只会一直保持孱弱的体质。”尹姑娘徐徐道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