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假皇叫嚣

上一章:第32章迷魂淫魄 下一章:第34章恣意报复

努力加载中...

“这就没耐心了?不想治好你的病了?”田妃目光暧昧的瞄向他的下体。

“你可真厉害!”田妃从内心发出感叹。

他根本不相信田妃会诚心帮助自己,在这宫中要培养自己的势力比登天还难,他也不想与田赋子之间有任何的间隙,知得费力在宫外给自己找方便。

田妃抚这脖子,难以置信的瞪这林华七,随即指着他鼻子大骂,“反了!林华七你不想要命了胆敢这样对待本宫。来人!来人呀!”

林华七冷哼一声,情分?什么狗屁情分,平日没少冷嘲热讽的,此刻说道情分二字,多可笑!

厅堂内并无宫人伺候,都被支开到了别处,田妃自行倒了杯凉茶,坐到林华七身边,模稜两可说道:“你运气还真不好……”

“什么意思?”

“真不知好歹,若不是念在与你有些情分,本宫岂会派人去民间帮你找大夫。”田妃将水杯往桌上一掷,一脸怒气。

“林华七!”田妃怒吼一声,“你现在是与本宫撕破脸皮吗?就凭你能挑拨本宫父女关係?你不过是本宫爹爹的一条狗!啊——林华七——你做什么——”

厅堂内林华七气得一脸铁青,紧握的双拳经脉凸显,瞪视田妃挑衅的笑脸片刻,最终妥协的坐回原位。

“没人比我更加适合慕容珀崇这个角色,没了我,田将军可需要花很长时间去寻找一个代替品,而你……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你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就应该好好珍惜,何必和自己过不去?”

“可是你派去的人太多兇恶,将大夫吓着不愿露面吧。”林华七比她先一步知晓暮雪消息,也已暗中派人寻找。

“你想怎样?再怎样我也是他的亲生女儿,你不过是个外人。”田妃反口威胁。

“据丫鬟说,她被劫走了,至今行蹤未明,不过本宫也派人四处查探过,仍探知不见蹤影,就不知那丫鬟话里有几分真假。”

“奴才遵命!”矮男子一脸惊喜,连忙学着太监的模样叩谢。

田妃怒瞪林华七背影,气得咬牙切齿浑身发抖,连个废物都胆敢这样威胁她,她可不是吃素的,有千百种法子让林华七痛不欲生。

矮男子也倍感自豪,看着田妃春心蕩漾的模样,他确定田妃日后会更加迷恋自己,一扫方纔的低眉顺眼,他扬起下颚,眉宇间赫然多了抹傲气。

“以后就扮成小太监留在本宫身边,随时伺候着。”

“我这条狗至少比你有用!”林华七掐着她的脖子不断的用力,看着田妃脸色由白变紫,直到她呼喊的声音变得微弱才愤然鬆开手指。

云雨过后,田妃继续窝在床上与矮男子四肢纠缠。

“若不是田将军亲自下令,你会岂会好心派人去寻医?”林华七冷声回击,强压着情绪与她对峙。

“你若是再敢叫错朕的名字,信不信当场毙命?”林华七冷冷一笑,拳头握得哢哧作响。田妃一愣,看着林华七鄙夷的目光,似乎明白了什么。

“亲身女儿?你与我不过都是枚棋子罢了。如是找不到那位民间仙医,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林华七放下狠话决然而去。

忽然的男声响起吓得矮男子全身瘫软,尤其听到男声自称“朕”,他更是惊得就差晕厥过去。田妃见他如此惊怕,挥挥手讪笑道:“你先退下吧。”语毕,光裸着身子出了厢房。

厅堂等候的林华七失去耐心,拂袖而起道:“朕还要公务待处理,田妃若是不得空闲,改日再叙。”

“田将军的耐心有限,你莫再继续给他增麻烦了。”林华七嘴角那抹不屑于嘲讽的笑,刺疼了田妃双眼,她恶狠狠的怒视林华七,却不敢轻举妄动,只怕林华七受了田赋子的指示。想到林华七从前胆小怕事的形象与此刻截然相反,她越发觉得有这个可能。

田妃见林华七一脸轻蔑,只得放软姿态,“一夜夫妻百夜恩,你与本宫是夫妻,本宫自然也是希望你好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