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荻花到来

上一章:第38章蛇鼠一窝 下一章:第40章秘谋出逃

努力加载中...

“有何差别。”

幸而她学过奇门遁甲,但是要破隐藏在林中的迷林阵法并不容易,她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烈日高照之时,阵法的作用会减弱大半,她乘这阵法间隙才得以进穿过。

静默一会儿,不知是多日不见的错觉或是其他,暮雪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掀开被子目光在男子身上游移,才发觉他左手边的手指有三根是弓起,与之前完全不一样,呆愣片刻后,她心存狐疑,不敢肯定是否是个好消息,或只是乌龙事件,想到这里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决定静观其变。

暮雪点点头,脑海里忽然浮现曲孔阴郁的面孔,她紧张道:“你来得匆忙,有很多要事我都没来得及和你交代,你千万要注意曲孔,他不是个好欺瞒的人,更非善辈……”顿了顿,暮雪还是很不放心,“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不是说宫里曾派人来寻过我吗?我们是否可以依靠呢?”

她能找到这里来,相信过不来多久皇宫里的也会出现这里,她必须趁这段时间将暮雪救出去。荻花武功甚高,自己独行穿过迷林阵不是问题,若是带着暮雪,她就必须要破解此阵。

“小姐,你怀疑他的脸孔是假的?”变回本音,易容成小麻雀的荻花正想走回床边查看,却被暮雪伸手阻止,她摇摇头,眼神看向窗外,暗示荻花一眼。

暮雪看着那一笑,有了片刻失神,可满腔怒火岂是一个笑容能抵消的,“海涵个屁,我差点小命不保,你知道我有多没有安全感吗?你这里高手如云,我一个弱女子,成日担惊受怕的,这种心情你能懂吗?”

荻花了然点头,压低声音道:“画皮之术只是传说,现今江湖人士用的都是易容之术,两者相差甚大。”

暮雪银牙一咬,“这也是被你们主僕逼出来的。”

曲孔一进门,就看到暮雪披头散髮不修边幅的站在房厅内,目光恶狠狠地注视着他进入的方向……

来人自行推开门,毫不显生疏,能这样毫无顾忌为所欲为的,除了这栋府上的老大还能是谁。

荻花点点头,“一切遵从小姐的意思。”

“你不记恨小麻雀吗?”曲孔看着她表情多变的脸孔,心里有几分诧异。

“小姐你就不怕出了狼窝又入虎口吗?皇宫可是杀人不见血的地方,稍一不慎就能掉脑袋。”荻花说得绘声绘色,末了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暮雪一个寒颤,禁不住的缩了缩脖子,“总之你千万要藏好小麻雀,别被曲孔发现了露出马脚。”

“画皮之术为之人皮与人皮的互换,而易容则是药物涂抹有一定的时限。”

*

曲孔对她的小脾气一点都不介意,转过身,淡淡一笑动人心魄,“确实是我管教无方,累仙子受伤,小麻雀也因此受到应得的惩罚,还望仙子海涵。”

*

第二日一大早,忽然降下毛毛雨,倒是舒适了些许。暮雪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听到屋外传来的脚步声后,才吃力的下了床。

暮雪晃着脑袋思索一阵,转转眼珠,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我觉得小麻雀就不错,武功又高强,最适合保护我了。”

“既然醒了,就自己过来用早膳吧。”

“我要请个保镖!”

“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小麻雀见她一直呆愣,上前关切问道。

“我死小麻雀死,我伤小麻雀伤,日后小麻雀的任务就是我的专职保镖,你认为怎样?”暮雪自有打算,记恨小麻雀是自然的,她本不是什么大度之人,何况还受过小麻雀一掌。只是有责任加身,量小麻雀日后也不敢冲撞伤害自己。

暮雪闻言惊愕不已,画皮之术比她那个时代的整容,还要骇人粗暴几分,她不敢去想像画皮的种种过程,一阵鸡皮在她哆嗦一下后爬满了手臂。

身体恢复后,暮雪很知趣的去到那间充斥着药味儿的房间,虽然对床上那人充满了好奇心,可还是抑制了,她担心曲孔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借此对自己施以刑法。

“那仙子的意思是?”

曲孔兴味一笑,端坐椅子上看着她,“仙子看上哪一位呢?”

受伤这段期间,曲孔倒也没为难她,至少没有逼迫他去那间有着活死人的后院。

她的如意算盘,曲孔怎会不懂,点点头,继而道:“你倒是不笨。”

曲孔对暮雪的怒气视若无睹,将早膳放在桌上后準备离开。暮雪反应极快的想要拽住他,却还是被他轻易躲开。

暮雪摇摇头,领着她走到一边问道:“看来这画皮之术还真存在世上。”

紧了紧拳头,暮雪道:“怎么说我也是府上请来的客人,一个奴婢就能主宰我的生死,我看不如走为上计,反正怎么都是死,我还不如死得舒服点。”

一个半月前,荻花在安排好客栈的事之后,便利用自己胡国淳于郡主的身份,暗中发动隐藏在荨国的胡国势力人脉帮忙查找,这才得知暮雪的身在何处,未免这次暴露身份给自己造成麻烦,她正好易容成小麻雀的样子,留在暮雪身边保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