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冒险开始

上一章:第40章秘谋出逃 下一章:第42章流年之痛

努力加载中...

“这些话我一个姑娘家说不出口,总之她就是厚颜无耻。”

“你怎么来了?有事吗?”刚走一个又来一个,曲孔眉头紧缩,脸色暗沉。

“一句不假。”荻花坐在她身边,闲得无聊也嗑起了瓜子。

曲孔将暮雪留下的宣纸递过去,“你自己看看吧。”

“说下去。”

“小麻雀知错!”荻花急忙跪下认错。想她何时这么低眉顺眼过,这一年多跟着暮雪也算是尝尽了百种滋味,本以为离开了锦亦,她能始终保持心境的平静,而现在她忽然有种感觉,这不过是冒险的开始。

“我去拿吧。”

提到阿奇、阿九荻花不禁愤然,“这两人就是两块木头,不用指望了。”听到这儿,暮雪忽然一怔,“呀!我忘了一件事。”

荻花欢腾接过,细细看了会,“这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女人果然不正常。”说着,荻花就当着曲孔的面将宣纸撕碎。

荻花嘴角一抽,脑海里浮现了八个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呢?阿奇和阿九有透露信息吗?”暮雪一脸挫败。

“怎么样?失败了?”出了书房的暮雪迎来隐藏在屋外的荻花。见暮雪表情不对劲也不难猜出结果。

*

“怎么个厚颜无耻?”曲孔脸上没了表情,他越是这样越是让荻花心慌。

夜空如洗,明月清亮。两个黑影抹黑倚窗而坐,一个身影披头散髮,翘着二郎腿,嘴里不停嗑着瓜子,毫无形象。

*

“你!”曲孔双眸一瞇,看不出是愤怒或是其他。

暮雪手指向书房的方向,“我将宣纸留在书房了。中招的不是曲孔就麻烦了。”

“她──”荻花欲言又止,表情尴尬。

“小姐,一惊一乍的什么事。”

“仙子现在也算是你半个主子,你自当尊重,尽力保护,若是心存有不满或胡言乱语,小心你的小命。”曲孔轻言警告,话里的不容置疑让人不寒而慄。

“小麻雀──在我眼皮底下何时允许你如此放肆,我念你跟随皇兄多年,对你容忍有加,你莫要不知好歹。”曲孔语气平淡,却是透露着一种压迫人心的气势。

“小麻雀见那女人最近一直执笔忙活,刚还拿着宣纸进来……”话锋一转,小麻雀又道:“那女主指不準会什么妖术,小麻雀担心有诈,这不就跟来看看了。”

荻花学得似模似样,还多亏了暮雪指点。

荻花钩头耸背,点头如捣蒜;曲孔这才满意放她离去。

“他真这么说?”

暮雪点点头,露出小可怜的眼神,“一切交给你了。”荻花叹息一声,从暮雪手中接过解药服下后,便朝书房走去。

曲孔感觉可笑,“妖术?你何时变得如此愚昧?是否有诈我会发现不了?”谈话间,曲孔凛冽的目光,牢牢锁定在荻花身上。荻花不由自主一颤,似乎明白暮雪为什么会对这个男人有畏惧感。

闻言,荻花禁不住点点头,确实是个奇怪的男人。“咱们计画就这样终止?”

暮雪却是一脸不屑,“这个曲孔神经兮兮的,估计阿九、阿奇也琢磨不透他的心思。”

“小麻雀叩见主上。”荻花进入后,毕恭毕敬的给曲孔请安。

“越是这样,咱俩计画不能这样就终止,但也不能太倡促了,还是找机会吧。”暮雪升了个懒腰,哈欠连天。见她如此,荻花也睏意来袭,相互嘱咐了几句就散场了。

“小麻雀没有忤逆之意,主上您不知道,那个女人不是像个疯子在院子里乱晃,就是趴在桌上『鬼画符』似的,小麻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说她是妖物也不足为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