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流年之痛

上一章:第41章冒险开始 下一章:第43章肉体灵魂

努力加载中...

见怀中的娇人如此主动,田赋子心下大喜,一手在流年胸脯上抓了把,继而道:“年儿,是想本将军,还是想念本将军那根大棒子了?”

流年一笑,娇媚而羞涩,“奴家都想……”

“年儿可是本将军的心头肉,怎么会你忘记。”田赋子双手捧着流年柔媚的小脸,伸出长舌在流年脸上一阵狂舔。一脸的口水与腥臭味让她感觉噁心,却始终面不改色,并主动伸出藕臂挂在他脖子上与之亲密。

闻言,田赋子作为男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笑了笑,两只猪手就在流年身上上下抚摸,流年被他粗糙的手指碰到逗得咯咯直笑。

说来也怪,一向对花草不适的田赋子,在面对碧河院内奇形怪状,从未曾见过的植物居然没有半点不适。

流年娇羞点头,“奴家自然是想念将军的,可将军您好没良心……”

“将军回来这些日子都不曾踏入碧河院,您莫不是将奴家给忘了。”说话的女子正是曲孔身边的流年,先不说她貌美如花婀娜多姿,光甜美清脆如同黄莺出谷的声音,便足以让世间男子倾倒,尤其是她那盈盈双眸里,流转着的无限风情,更是诱惑人心勾人魂魄。

流年感觉自己就要窒息,还好田赋子没多少耐心调情,双手熟练的分开流年双腿,看着艳红的花瓣,似乎没有了平日的水泽光亮,伸手探了探,居然一片乾涩,田赋子禁不住变了脸。

田赋子性格怪异,不喜花草,据说是因为对部分植物有不良反应的关係。田赋子为了讨好这碧河院主子,才下了特令,允许了院子了种写花花草草,可见他对院子的主人多少是有几分重视的。

唇舌给了反应,似在试探也似是在欲拒还迎,而田赋子很受这套,长舌追着流年不放,大堆大堆的口水不断的往流年嘴里送去,并逼迫她一口一口的嚥下去。

“将军……”流年自知无法躲避,为讨欢心顺势往床上一倒,田赋子便像饿狼一样扑了过来,往流年身上像狗一样蹭了蹭,便张开双手迫不及待去脱她身上的衣衫。

“年儿,今晚没兴致?”田赋子阴着脸,手指往肉洞内兇猛一捅,流年顿时痛得倒抽一口气,形势所迫,她强逼自己露出娇媚的笑,露出小舌在田赋子唇上舔了舔,道:“将军好着急,奴家可真是想您了,只是身子稍有不适,可思及能伺候将军,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奴家可不想错过这等荣耀,还请将军莫着急。”

星芒点点,如萤火林间飞舞,树影斑驳,逶迤的石子路上落叶缤纷。这本是常见之夜景,可在将军府,只有在碧河院才得以一见。众所周知,将军府林园极少,除了假山与草地几乎可以用不毛之地来形容。

田赋子面色一柔,心砰然跳动;他伸出肥厚的手覆在流年娇嫩的面孔上温柔抚摸,“年儿可是想念本将军了?”

天都郡——将军府。

“将军您坏……”流年躲闪一下避开他毛手毛脚。田赋子紧跟其后,步步逼近至床脚。“我的年儿,本将军看你能往哪儿逃。”

一席话哄得田赋子怒火全消,揉上流年雪白的胸部,柔声道:“好年儿,本将军来给你揉揉。”

“唉哟!年儿,本将军马上就来疼你。”说着,他将流年散落的衣服拾起,粗暴的将她双臂捆绑在床柱上。

“将军……你弄疼奴家了……”流年在他耳边娇滴滴的提醒,露出的白皙肌肤上,有着毫不相称且刺眼的手指红痕。

流年努力让自己露出兴奋的神情,可看着肥头大耳的田赋子她着实提不起兴致。胸部暴露在空中摇晃,双唇被腥臭味佔据;她一度噁心得反胃,经过一段时间适应,虽然还是难以接受,却只能换着法子催眠自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