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捨身为谁

上一章:第43章肉体灵魂 下一章:第45章疑心之惑

努力加载中...

“小骚货,本将军捨不得干死你,你就慢慢享受吧。”他肥重的身躯压在流年背上,一只铁臂箍在她腰上,手指拨开草丛玩弄她红肿的阴核。流年哪儿能受得住这样的刺激,没干几下就洩了一床。

田赋子喉结上下滚动咽嚥口水,再也无法忍受的将男根掏出,对着那像水泉一样的肉洞一挺;随着田赋子大吼一声,流年也吟哦不断。他俯趴在流年身上,一边挺动腰桿一边急速脱去自己的衣衫,直到两人都全身光裸,像两条白色的虫子在床上蠕动。

流年乖巧的伸出舌头舔吮这田赋子的手指,就好似舔吻着田赋子下体般小心翼翼的对待,越是轻柔的动作越发勾得田赋子心痒,下身的动作更是没有办法控制,一个接着一个深插,几乎晃得流年发晕。

“喔!可怜的小宝贝,都红成这样了,很疼吧。”田赋子话里竟是玩味,并无心疼之意。

那与肉洞合二为一的男根彷彿就是一根铁棒子,他是那样用力,那样凶狠的捣弄着水嫩的肉洞。

流年像失了魂似的抱着田赋子高声尖叫,“爷──插得太深了──啊──啊──奴家小穴要被捣穿了──”

耳边传来的除了“啪啪”的交合声,还有下体氾滥的水泽声,那激烈的律动与深深的喘息都让人心跳加速,快感亦如狂风暴雨般袭来。

“小骚货!这就撑不住了?本将军还没尽兴。”

“爷……爷………啊………奴家不行了……爷……好深……奴家……要被插穿了……”

流年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唸唸不忘,越玩越起劲的女人,所以田赋子对她多少是上心的,也仅只是上心而已。

床上床下的他简直判若两人,可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受得了在床上被他无休止的折磨。

肉洞淫水潺潺,听着那淫靡的响声,田赋子因兴奋而涨红的脸,像极了不知餍足的野猪。流年垂着头发出无助的呻吟,背部压着硬实的床上,硬是被磨得青紫一片。当田赋子将她翻过身来时,她禁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哼声。

“小骚货!听到声音了吗?看你这小穴有多湿呀。”语毕,田赋子摀住流年呻吟不断的小嘴,摆动臀部猛烈撞击。

“爷……你就依了奴家吧……”流年佯装饥渴难耐,加之身体大幅度的动作,以至于全身沁出淋淋香汗,一颗颗的汗珠滑下锁骨、胸口、小腹……那画面香艳无比。

流年重新闭上双眼,幻想着此刻与自己缠绵的男人正是曲孔,那个她深爱却无法与之相匹配的男子;若能一辈子站在他身后,默默给与支持,此生无憾矣……

流年髮丝湿漉漉的贴在脸上,或垂落于双乳间;那一脸的红潮和那双妖媚的眸子闪动着妖冶光芒,看上去既性感又魅惑。

长枪入洞,直戳进深处的软肉,饶是坚贞烈女也抵不住一次比一次深入的捣插。仿若撞击到灵魂深处的快感与速度,能让人深陷无法自拔。

田赋子体力过人,流年终是无法抵抗,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身体软若无骨仰躺着,如飘动的浮萍般。

田赋子骯髒的手指插入流年口中,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挑逗着她的小舌,唾液在指尖上被拉长,断挂落在嘴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