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春宵一梦(下)*

上一章:第48章春宵一梦(中) 下一章:第50章春梦无痕*

努力加载中...

慕容珀崇像是鬆了口气,他笑了,笑得天真无邪毫无防备,像个十七八岁的小男孩。暮雪看着却感觉辛酸……这个梦,真实得可怕。

这梦……真实的让暮雪心碎,若非虚幻她当真愿意长睡不醒,在梦中与他相伴下去。

“啊!啊!”暮雪感觉身体受到剧烈的刺激,脑海里闪过一幅幅过往与慕容珀崇的激情画面,不自觉的竟留下眼泪。那滴落的泪水让慕容珀崇呆住了,“怎么了?弄疼你了吗?”

“唔……啊……”在慕容珀崇强壮的身躯包围下,暮雪体会到了久违的感觉。她有多久没有被这样爱过了,虽然心里总是刻意的忽视,可稍微被人碰触一下,总是会涌现出无限的渴望。

叹息一声,慕容珀崇俯身吻住她眼角噙着的泪珠,继而安抚的吻一个接着一个落在额间、脸颊、鼻尖处。

“啊!要受不了了!”暮雪忽然失声尖叫,微微有些抗拒。

暮雪被冲撞的下体发麻,可男根处传来的火热感受丝毫不减,那潺潺的汁水彷彿都被蕴热了,烫得她只差化作一滩春水。

“我爱你!”慕容珀崇蠕动臀部,动作缓慢下来。

“用力的狠狠佔有我。”暮雪闭上双眼,丝毫没有察觉到话里隐藏的祈求之意。

慕容珀崇看了下体一眼,嘴角浮现一抹笑意,“明明那么多水,明明这么骚还说受不了?”说着一记挺身,硕大坚挺的男根在湿淋淋的肉洞内畅通无阻,时缓时重的撞得她全身无力。

慕容珀崇没有花心思多想,两人都认定这不过是个朝思暮想的梦境,可到底谁在谁的梦中呢?或许这个问题已经不在重要,享受这一刻才是眼下需要珍惜的。

听到告白,暮雪猛然睁开双眼,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着他,看着那熟悉的眉眼,暮雪终是忍不住回应道:“我也爱你。”

“我要它……”思绪开始混乱,暮雪不想再继续胡思乱想下去,眼下唯一能让自己静心的只有慕容珀崇。

慕容珀崇一边迎接着她的热情,两手乾脆托住她丰满的臀部,让她坐在自己肿胀的男根上,深深的将她佔有。

男根放肆的进攻,龟头不断的顶撞,传出的肉体拍击及丰沛汁水的声音淫靡极致。“真舒服!”慕容珀崇发出沉沉的喘息,浑厚的气息喷洒在暮雪挺立的乳尖上,让她轻颤不已。

抬起暮雪白玉般的长腿,将肿大的男根抵放在肉洞入口处,随即俯身与她十指紧扣,“我来了。”

慕容珀崇喘着粗气,动作愈发激烈,全身大汗淋漓,沾湿了暮雪身体,黏黏的犹如泡在浅水之中。而下体链接处滴落的水珠更是无从分辨,到底是慕容珀崇的汗水或是暮雪动情的汁液。

长枪入洞,将小穴佔据塞得满满的,捣动抽插的感觉无比清晰;开始是不适应的,虽说已有汁水氾滥的迹象,可哪儿可是空虚许久了呢。

*

然,这一觉醒来,又不知何年何月身处何处……

终是抵抗不住慕容珀崇狂烈抽插,不一会儿,暮雪忽然变得急切起来,鬆开十指紧扣的手指,手臂挂上慕容珀崇的脖颈,送上火辣热情的舌吻。

“啊!不要了!唔……”暮雪感觉全身都要被撞裂了,没有丝毫离去再做任何迎合的动作,只能坐在他大腿上来,如迎风的玫瑰般摇曳。

慕容珀崇眼中闪过一抹苦涩,稍纵即逝,他不愿意去打乱这一刻的气氛,此刻,他只想将暮雪拥在怀中压在身下,狠狠的霸道的佔有。

暮雪摇头对他笑了笑,撅撅嘴显得有几分俏皮,“继续,我喜欢你这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