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欲加之罪

上一章:第54章莫名遇袭 下一章:第56章割包皮吗

努力加载中...

“我暮雪无愧于天地,何曾得罪过人。”遭遇这样的对待,傻子也知道必定是有仇的,可她对这一车子的人实在没有映像。

暮雪豁然明白,“我没有指使你们去做任何杀人放火的事,我也没有给过明确的回答,至于你们做了何时根本与我无关。”

“青玄!不要--”被称为绛紫的婢女连忙冲上去想要夺走她手中的剑。男子冷眼一睇,暗器从指间崩出,在千钧一髮之际点住了青玄的穴道,让她无法动弹。

男子死了心上人,心中怨愤怨愤难听,而她却无辜遭殃被牵连。内心竟如此扭曲,她该如何应付?

“你放心一定不会放让死的痛快。”

“仙子说我们少主中相思蛊可还记得?”

茫然片刻,暮雪似乎想起来什么,“可我并没有为你们看诊。”

完全被忽视的暮雪被捆绑了一夜,肌肉痠疼,“我并不会武,何必这样绑着我一个弱女子。”

同坐在马车内的还有两名穿着紫衣,容貌皆属上乘的婢女,暮雪看着两人望上自己时,皆是目光闪烁颇有些眼熟,却想不起到底在哪儿见过。

男子哈哈大笑,冷声冷气道:“若待仙子发觉,我等亦不会出现在这里。”

“若能让少主放下,我与绛紫死不足惜。”说着婢女当真掏剑往脖子抹去。

相思入骨便以无药可救……暮雪猛然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你们三个都逃不了关係。”男子目光一转,冷光骇人。

“当时我也问过仙子,若是少主心头之人忽遇不幸我家少主是否还有活命机会。”

“少主,此事与仙子并无半点关係,还请多宽恕。”其中一位婢女似乎有些坐不住,诧异之下,竟开口为暮雪求情。暮雪一脸茫然,这主僕是在演那出,她竟摸不着头脑。

“弱女子?这个词怎能用来形容你。”

闻言,暮雪怔忪看着男子颓废的面孔及那双充满恨意的空洞眼神,纵使锦衣着身,却半点没有高贵气质,反正像个失了心的疯子。

“仙子当真贵人多忘事呀。”一名身着华贵锦袍的男子笑睨着被五花大绑一脸污垢的暮雪。

“没有我的命令,你们没有寻思的权利。”在两位婢女愕然的目光下,男子冷漠的转过脸望向窗外,掩饰眼中那么稍纵即逝的苦涩。

暮雪惕然心惊,看着男子阴鹫冷暗的目光,她知道并非只是吓唬自己而已;缄口沉默,心中思量。

“记得,你们少主如今生龙活虎,为何还来找我?”暮雪完全不懂两者有何关联。

“闭嘴,你们三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仙子可还记得去年寒冬大雪纷纷的夜晚,在钱来客栈发生的事?当晚便是我与绛紫扶着少主上门求诊的。”青玄看了看男子愈显苍白的脸孔,犹豫不决道。

男子一句话让暮雪怒火上升,“别阴阳怪气了,你们想怎样?至少得让我做个明白鬼。”

烈阳高照,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急速行驶腾着热气的路面上;少顷,绿野间出现一辆气派非凡的马车。玛瑙珠帘精贵无比,窗纱更是不寻常,出自皇家御用的百年老店,只是纹路略次;明眼人一看便知,此乃覃家堡的马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