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相惜相怜

上一章:第66章抛砖引玉 下一章:第68章思念源头

努力加载中...

樱柠看了一眼他不自然的表情,“我会带着荻花一同入宫,你便伪装成专为我採集药材的僕人,出入宫中甚是方便。”在珀崇愕然的目光中,她再接再厉,“稍对我了解人的,都知晓我医术怪异,并不是寻常人可以接受的。”

樱柠抚平他眉间皱褶,“以后有你在,我什么也不用怕,这种事不会在上演。”

珀崇看了樱柠一眼,她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他心中一暖,这个女人心里满满的装载的都是自己。思绪至此,心情顿时大好。暗暗吩咐汉风几句,便朝樱柠的方向走去……

看着樱柠欣喜的表情,让他窝心不已,不管将来如何,他一定要做好万全之策以便保护自己最心爱的人。

樱柠风轻云淡的描述,却让珀崇听得心惊肉跳,他为自己当时未能留在樱柠身边而感到愧疚与无奈,更多的还是心疼。

“进宫后我一定竭智尽力,收敛脾性,不给你我带来任何麻烦。”樱柠信誓旦旦,生怕他摇个头将自己否决。珀崇怔怔地看了她一会儿,“你保护好自己就行。”语毕,禁不住握了握她的手。

取下入宫令牌,一路朝天都郡而去,而这群人似乎意识不到前方道路的崎岖与险阻;反而是心情畅快,没有一丝惧怕与压力。

“咳!”汉风一声咳嗽来得很及时。

樱柠本未打算让荻花一同入宫,可荻花的性子并非三言两语便能让人说动,尤其是她打定主意要跟在樱柠身边。只有荻花知道,除了跟在樱柠身后她已无处可去。

“他们我会另作安排的……”珀崇拿过她手中的蒲扇轻轻为她扑风。樱柠一愣,接着又听他道:“他们救过你主僕二人?”

你不问,我不说,并非不关心,也不是刻意保持距离,而是不愿意去做揭开伤疤的人。

*

或许是因为这两人都有难以道明的秘密,所以她们都不难猜懂对方的心思,甚至经常有心心相惜的触动。

她的爱人如何还好吗?

她要当真去说情,珀崇一定会重新考虑,可是若因此不幸中间出现纰漏,责任不是她可以承担得起的。想到这里她逼着自己狠下心来自私一回。跟在她身边多时的荻花怎会看不出她心中纠结,主动向珀崇说明了凌霄子等人对自己与樱柠有救命之恩,是否能换个温柔点的处理方式。

所谓的“怪异”不过是中西结合而已,相比较之下樱柠中医较弱,而西医却不是他人在短时间内就能模仿出来的。这些事她之前一直未来得及与珀崇说明。

“嗯。”沈沈的回应一声,珀崇看着她盈盈笑脸,差点没忍住将她搂入怀中的冲动。人多他不好失了仪态,清清喉咙忽视掉胯间肿胀。

说来也怪,有珀崇陪伴着,樱柠内心不在好似从前郁结难解,珀崇就像一道充满希望的曙光,正悄悄的驱散她心中暗黑的角落。心情好自然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这点让跟着一旁的荻花很是诧异,珀崇与樱柠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爱,荻花看在眼里,可心中隐隐作痛。

当初,在荻花背弃誓言那一刻起,她已回不到从前,更失去了站在龚锦亦身边的资格。

樱柠接收到提示,瞟了汉风一眼,走到树荫下才漫不经心说道:“那是一个月前的事了,我与荻花误入机关被困入地牢,便是他们救了我们。”

好歹他们救过自己与荻花,可若是前去说情似乎太矫情了。

一切都很顺利,荻花与凌霄子一同出现时,樱柠还是很配合的装出一副惊讶的神情,表现得与珀崇默契十足。当凌霄子与小将军一干人等被擒时,她感觉心中不安,便带着荻花远离现场,不想去面对血腥的一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