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田家父女

上一章:第78章细心呵护 下一章:第80章赠予珍珠

努力加载中...

田妃身子一颤,自知不易太过,便乖乖闭上了嘴。

田妃银牙一咬,心中怒火难平。转念间忽然想到了林华七,便问道:“父亲可去见了林华七?”

田赋子的回答打消了田妃心中的疑虑,只是这一下想要修理彩淑仪的心思也泯灭了,要知道田赋子极为疼爱这位姨娘,若是落人口实,姨娘一个不高兴父亲也定会责罚自己。

林华七闻其声,立刻爬起来,接着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田赋子看着他滑稽的动作,嘴角隐隐露出一抹讪笑,一闪即逝。

再说田赋子见到田妃眼神依旧是冷冰冰的,毫无半点父女温情,“方纔可是皇上的新妃?”

“朕若是做得不好,还请将军多指点,将军前来可是有事?”林华七颤巍巍的态度,倒是让田赋子来了兴趣。“老臣最近总感觉疲乏,恐怕难以负荷重任,不如……将重担交予皇上,老臣带着一家老小告老还乡如何?”闻言林华七双腿一颤,直直跪倒在地,“将军!万万不可!奴才自知难当大任,奴才就是奴才,天生就是奴才,注定一辈子都是翻不了身的奴才。奴才不敢妄想,还望将军斟酌。”

田妃见此不疑有他,诺诺答应,心理也对樱柠有了几分顾忌;只是田妃个性阴晴不定,指不准哪日火爆起来就对樱柠下手了。

“让将军见笑了。”林华七表情讪讪。

“看来皇上的日子很是惬意呀。”

林华七心中惶恐难安,将自己形容得下作无比,就怕被田赋子看出什么端倪,从而怀疑他有二心,一怒之下将他一剑刺死或予以刑法。

田赋子自行坐到椅子上,比林华七更像是这个房间的主人,甚至于整个皇宫的主宰者。

稍坐了一会儿,田赋子便往御书房走去了,此时林华七正窝在御书房的软榻上酣然入睡,田赋子未让人通报,直接跨步进入,“皇上好是悠闲。”

见田赋子点头,她又道:“姨娘可是来了?”

“嗯?”面对田妃的舌噪,田赋子显得不耐烦,表情上的变化并未引起田妃注意,她依旧自以为是的说着,“这厮最近嚣张得很,居然落女儿面子,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不就是没将父亲放在眼里吗。”

闻言,田赋子眼眉一挑,定眼看着田妃,“你可是有话要说?”

心中不快未能纾解,倒是让她想到了还有彩淑仪此人,好不容易寻到机会,这次定要让她尝尝厉害。

“昨日听宫女说在千景园见到了姨娘……恰巧与彩淑仪在一起,女儿甚是觉得新奇……这才问问父亲。”提及姨娘流年,田赋子眼角都柔了几分,“你姨娘见彩淑仪衣袍上绣的祥云煞是喜欢,早就想去请教,昨日带她入宫不就为了此事。大致跟着彩淑仪去千景园学绣海石榴了。”

“有将军在,朕还有何不放心的。”林华七一时摸不透他话里的意思,只得虚与委蛇。他本来就是个傀儡皇帝,人前装腔作势,人后自然是本性难掩;如今的他不过是只垂死挣扎的蝼蚁而已,是死是活全凭田赋子一句话。

翌日,樱柠被田妃召见到瑶湖宫时,恰巧遇见入宫探望女儿的田赋子,幸而躲过一劫,而彩淑仪是否能侥倖避开田妃的魔掌,便是樱柠较为担心的事。

面对田妃声声控诉,田赋子除了厌烦别无其他,冷眼一睇,道:“收起你那点小心思,为父还未老糊涂,这些事还轮不到你左右。你若是再不知收敛,休怪为父无情。”

“你最好安分点,不要以为为父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田赋子忽然厉声一呵,吓得田妃身子直哆嗦,“女儿紧记,父亲可是昨日进宫的?”

屏退宫女,田妃表现得小心翼翼,“是。女儿已试探过,确实一个女大夫,没有问题。”田赋子摩挲着下颚处的鬍渣,“如此甚好,她若真如民间传说的那般医术高超,你弟弟的病或许就有了希望。”说道这里,田赋子眼神霍然一亮,好似看见了未来坐在帝王宝座上俯瞰天下的美好愿景。

“皇上日子过得舒坦,亦是老臣之福,百姓之福。”田赋子状似拉家常的话,让林华七听得云里雾里的,不得其解。

“皇上不需行此大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