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寻玺滋事

上一章:第82章一起下沉 下一章:第84章色心不改

努力加载中...

入宫十二载,一直都未能把握机会接近皇上,本想安分守己的做个忠实的奴才,却不想被一个入宫不到半年的宫女抢了先机,她怎能甘心,怎能不起忌意。

季春咬唇瞪向珀崇,不过是个小小药僕,仗着跟主子一同进宫就摆上谱了;下颚一扬,对着他冷哼一声,转头又笑嘻嘻的沖樱柠道:“奴婢与荻花在千景园採药时巧遇皇上,当时皇上见到荻花那如痴如醉的神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当下就询问了荻花是哪个宫的,叫什么名字。不想还真对荻花上心了,方才听主事的公公说,皇上有意封荻花为妃呢,恐怕这圣旨马上就要下来了。”

樱柠歪着头,脑海浮现林华七孱弱的姿势,越发觉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见他若有所思,樱柠问道:“怎么了?你是想到什么了?”

虽说林华七现在居住的环境,珀崇比任何人都了解熟悉,可他离开了这么些日子难保不会有变化及更改;思及至此,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查看一番。

他摇摇头,“这并非主要原因,如今根基未稳,就这么鲁然行事,只是被看出端倪,届时只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珀崇摇头,“田赋子一直对田妃颇有微词,绝不可能放在她身边。”

“或许是我高估了田赋子,真正的玉玺其实一直都在林华七身边,连田赋子都未察觉自己身上那块是假的。”珀崇撮着草药,神色淡然。

“把话说清楚了!”珀崇神色凝重的呵斥一声。

淫雨霏霏, 霾雾蔽日。就连宫苑内的花草仿若都失去生机,垂头折枝,有颓败之象。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樱柠听得一头雾水。

“他居然能窝在房间内一整个晚上没出来,一晚上他除了睡觉还能做什么?在蠢蠢欲动的状态下他能忍着不给自己找消遣?莫不是房间内有秘密?”樱柠一句无心之语,倒是让珀崇听进去了。

“田赋子手中的玉玺是假的。”珀崇在樱柠耳边爆出惊天秘密。

“那也不可能还留在皇宫。”

“咱们这巩灵宫出第二位娘娘了。”

就在这时季春丫头踏着疾步而来,嘴里没规没距的嚷着:“娘娘!娘娘!”

“这便是你迟迟不与林华七换回的原因?”

樱柠分明见她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笑以及莫名的忌意,“说重点。”

“田赋子被流年换皮已除,由汉风顶替。田赋子老奸巨猾做了层层防卫;虽以除掉,可他的余党并不好对付,如今只有找到真正的玉玺,才能大胆行事。而这段时间我们必须慎之又慎。若是招起嫌疑只怕功亏一篑永无翻身之日。”

樱柠面带愠色,怒斥道:“没事别尽跟嚼舌根瞎起鬨。”季春肩一耸,头一低,嗫嚅道:“是,奴婢知错。”落井下石的笑意,就在低头瞬间被掩住了。

瞧见樱柠深色凝重,便以为樱柠心里不痛快有危机感,故而又乐呵呵的刺激道:“马上奴婢们就得唤荻花一声娘娘了。”

闻言,尹樱柠禁不住肃穆以对。“玉玺会在田妃手上吗?”

“怎么了咋咋呼呼的?”谈话被打断,樱柠稍有不悦。季春却并未注意,细细地看了樱柠一眼,道:“奴婢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