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一起下沉

上一章:第81章解禁之日 下一章:第83章寻玺滋事

努力加载中...

“报应呀!报应!”她趴在床上,身子因激动的情绪剧烈起伏。

林华七拧眉不语,她又道:“想知道是哪儿发出来的吗?”说着她猛然张嘴大笑,大刺刺的将双腿大开,让他看清楚臭气来源。

他恨透了别人嘲笑他的无能,取笑他作为男人的尊严!

瑟瑟有些恐慌,她担心让林华七发现;自己的身体是林华七一手调教出来的,她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姑娘渐渐变成懂得男女欢爱的成熟女子,这个痛苦的经过与过程让她永世难忘。

这边,林华七心如针扎,将她放在床上铺好狐裘,转身出去了。就在瑟瑟以为他厌恶离开再也不会出现时,他回来了,端着满满一桶冒着白烟的热水。

“疼吗?”

许是不想被激怒,林华七索性缄口。

“你……”林华七双眸一瞠,目光锁定在她两腿间……

林华七爱她,爱得自私,爱得发狂,得不到便摧毁。

分开她的双腿,将温度适中的抹巾贴近她的下体,仔细的为她擦拭。阵阵温暖中从下体处涌来,穿过小腹流窜至全身。除了舒适感外,那太久未体会过的异样感受也跟着悄悄来临。

*

是他来了?

“唔……”或许是林华七太过专注,瑟瑟受不住刺激的轻哼出声。

“你算什么千金大小姐,不过是我养的一个贱婊子,还装什么清高!”林华七怒吼着,耐性全无。扯开她身上的狐裘,二话不说将手指插入她的身体,那里湿暖异常,似乎还有别的物体,林华七急忙抽出手指,看见手指上残留的污浊液体后顿时清醒过来。複杂的看了淳于瑟瑟一眼,转身离去……

原本嫣红色的阴唇,此刻看上去紫得发黑,上面密布的毛髮早已稀疏的仿若秃地;然,这并非重点;重点是在那小缝隙处清晰可见黄色的物体混合着黄水溢出,甚至连两腿间都稀稀拉拉的挂着浊物……

林华七移动抹巾的动作缓慢而温柔,瑟瑟也停止了恶言相向,林华七的心也跟着变得柔软;他多么希望这一刻就到永远

“哢吱”一身铁门开启,本来陷入熟睡的女子一下被惊醒。

“都病成这样了,怎么不和丫头说一声。”林华七语气里掩不住的疼惜。可瑟瑟的反应永远与他想要得到的背道而驰。

林华七气恼的扯开她保暖的狐裘,见她身上没有任何污迹,纳闷之际,审视地牢一圈并未发现异状,心下狐疑不已时,见女子露出嘲讽的笑意,张开的小嘴里吐出淡淡的话语,“很噁心的味道是吗?”

“砰”一声,林华七猛地拽开水盆翻身而上,双眼死死的瞪着嚣张的淳于瑟瑟……

林华七转念又想:若她一开始便顺从自己,怎会有这些遭遇。

“不正好如你所愿吗?你是想要了吧?”瑟瑟轻笑着,眼神里充满了鄙夷。她没有像从前一样反应激烈,反而表现得顺从,还十分费力的趴跨坐到他双腿上,表现出期待的样子。

女子没有可以着上身的衣物,全身裹着一条厚厚的狐裘取暖。她包裹严实,只露出一张苍白无比的小脸。

地道内异于平常的湿冷,灯火幽暗,几欲明灭。

不知怎地她忽然泪眼朦胧,可眼神里依然有着不不轻易屈服的决绝。

是爱吧,带着浓烈的恨……

看到这样髒乱不堪的身体,林华七还有碰触她的勇气吗?若是真碰了,那便与她一起下地狱去吧。

一阵阵怪异的味道从地牢内飘出,林华七皱皱眉非常不悦,“那丫头平时都是怎么伺候你的!”

“哈哈哈——怎么不想碰我吗?还是你当真不行了?”瑟瑟笑得放肆,笑得夸张,连眼角都溢出了泪花。

闻言林华七怔仲,手上的动作也跟着顿了顿后,继续缓慢的擦拭。然,瑟瑟却冷冷的笑了,“我这样的反应,你还满意吗?”

苦涩的叹息一声,摇摇头坐到她身侧,结果瑟瑟如遇猛兽慌忙避开。

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下来,瑟瑟已是大汗淋漓,全身再也使不出丝毫的力气。自从林华七不能人事之后,他便极少碰瑟瑟,更没有来看过她几次,只是怕去面对她的冷嘲热讽及浓烈的恨意。

在她双腿大开时,一股浓烈臭气充斥整个地牢。

她忽然的变化,让林华七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那只是表面上的妥协而非真正的顺从,况且林华七在她眼神里找不到一丝讨好与谄媚,有的,只是浓浓的恨意及鄙视。

女人仿若未闻,看着他的眼神平静得犹如一滩死水,继而闭眼继续睡眠。

“这是怎么回事!”林华七毫无意外的被这幅景象吓到。他知晓瑟瑟连自杀的能力也没有,却不她居然会将自己糟蹋至此,还能一声不吭的任由病情发展下去;林华七顿时又心疼又气恼,她宁愿这样去虐待自己向他示威,也不愿意低头示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