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淳于姐妹

上一章:第87章渴望救赎 下一章:第89章逆风而行

努力加载中...

“若是放她回去,定会招来大劫。”荻花深知自己找了个麻烦,心中懊恼不已。

“我……是荻花。”荻花没有以姐姐自居,以她卑微的身份只怕会惹嘲讽。

“你打算怎么做?带着她一同离宫吗?”

荻花一怔,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到底经历了什么让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变得如此恶毒。

“我不会杀她的。”珀崇一眼看穿荻花的顾虑,不急不慢的解释。

荻花自是犹豫,她并不太相信珀崇会如此大度,除非他有另外的安排……

荻花与珀崇看出她情绪不太稳定,急忙上前按住她,就怕她大喊大叫下去惹来麻烦。“瑟瑟乖,姐姐待会儿就带你出去。”

“你的意思……”

“淳于瑟瑟这个人将从此消失,她会成为汉风那儿一个身染重病的住客。”对上樱柠担忧的目光,珀崇将自己的安排道出。

居然能遇到淳于家族的人了,珀崇心中一阵发寒。

此时此刻被唤作姐姐的荻花却一点都不开心不起来,反而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而在一旁的珀崇将两人的互动都看在眼中,神色也越来越複杂。

“将她送往汉风处,如何?”珀崇推开窗户,眨眼的速度进入房间。

“你是谁?是来救我的吗?”

“她本是个祸害,将她送出宫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了。”珀崇冷语一出,樱柠心中也明白这其中风险,于是连忙帮口,“他既然答应你自然会做到,你放心吧。”

问道这个话题,淳于瑟瑟激动激动起来,“是他!是林华七!是林华七将我绑来的,他现在是荨国的皇帝,我要逃出去,将他碎尸万段。”末了,她咬着银牙一直喊着林华七的名字,嘴角渗出的血液让她看起来像个疯子。

*

“暂时将她留下……”荻花心中有某样东西在相处抨击着,让她矛盾不已。

那声音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带着微微的颤音。女子分明听到了,而且非常的清楚,她睁着铜铃大眼,一时忘了如何反应,只是那露出半张苍白小脸满是惶恐与惊愕。

荻花是庶出,一直未得到应有的父爱,家中姐妹更是视她为无物,连僕人都在背后数落着……也难怪会被这个淳于亲王视若珍宝的的三郡主所遗忘。

“但是……留下来她也会是个定时炸弹……”

“姐姐……救我……”瑟瑟怯懦的唤了一声,挂着泪珠的脸孔,此刻显得较弱无比。若不是畏惧荻花生疏的目光,她恐怕当下就往荻花怀里扑了上去。

瑟瑟居然没能将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认出……

闻言,瑟瑟抬头一脸惊喜的看着她,“真的?你会带我出去?”荻花点点头,心中竟有些酸楚,在胡国时,她与瑟瑟并不常相处,每次远远看着她笑,淳于亲王都在身边陪伴着,她高傲的姿态像只孔雀。

“家父对小妹疼爱有加,早先以指婚给了胡国皇子,如是让胡国知晓未来皇妃在荨国有此等遭遇,定会大动干戈兵戎相见,且瑟瑟知晓不少宫中秘密,对我们百利无一害。”荻花坦陈相告,让换了一身妆扮,躲在窗欞下的珀崇陷入沉思。

珀崇斜睨瑟瑟一眼,目光犹如看着毫不起眼的蝼蚁,“换上我的衣服,带她去巩灵宫,一步也不许离开她。”深知将淳于瑟瑟继续留在此处必定是个遗货,珀崇当下便有了决定。

姐姐?女子似乎想起来了家中那位不讨喜的庶出女。匆匆掩饰掉严重的厌恶情绪,她脑子转得飞快,不管是谁只要能救她出去,这点小情绪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与荻花的相识水到渠成,没有半分夸张的情节与虚伪相待,后又听荻花将那日进入迷雾林的前因后果说明,樱柠才稍稍安心,只是荻花言谈间似乎并不愿意让淳于瑟瑟知晓她心属的对象为何人,樱柠也不强求,看着荻花毅然清亮的目光,知晓她定会与自己说明隐藏的一切。

见女子还是想不起自己,荻花当着珀崇的面,毫无顾忌报上自己的名号,“淳于荻花,名义上我还是你的姐姐。”

“姐姐,杀了他。”似乎是担心珀崇影响到荻花的决定,瑟瑟当下就想将珀崇直接灭口。

面对这个问题,荻花沉默了,她心里也很清楚,若是放淳于瑟瑟离开荨国,只怕是放虎归山,以她现在的乖戾的个性,只会搬来救兵让慕容珀崇陷入四面楚歌的僵局。而她自己的消息也会走漏出去,届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荻花回巩灵宫时,碰巧遇到了回宫的樱柠;樱柠眼尖,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屏退一干人等后才知晓珀崇自行留在了腾浮宫。而在荻花坦言告知身份后樱柠才真正感觉到震惊,堂堂郡主居然甘愿当丫头一直陪在她身边,思及至此,樱柠陷入了複杂的情绪当中。

瑟瑟从小被父爱小心呵护,众星拱月。然,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牢中她是如何渡过的?想到这里,荻花猛然察觉自己情绪的异样,血浓于水儘管她心中从未有过自己这个姐姐……

对上女子祈求与畏惧的目光,荻花心口一闷,不免有些失落。

见到此画面,樱柠不禁头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不知珀崇会如何处置淳于瑟瑟。“她现在的状态,待在皇宫适合吗?”

一直缄口不言的珀崇此刻忽然出声提醒,却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就这么领着她要如何出去?林华七若是发现人不见了该会有怎样的反应?”他话一说完,立刻接收到瑟瑟投来,充满杀气的目光。

当下荻花便决定救她出去。

“……”

“堂堂淳于郡主怎会出现在这儿?”

“不!我不要在待着这里——”瑟瑟闻言,情绪立刻激动起来,荻花似早有準备,两指一出,在她后劲处用力一点,瑟瑟便如落叶般栽倒在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