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渴望救赎

上一章:第86章夜袭互疑 下一章:第88章淳于姐妹

努力加载中...

这厢假皇林华七捧着药碗难以下嚥,神色稍显複杂,“朕最近心绪不宁,你过来帮朕把把脉吧。”

腾浮宫被清理得一尘不染,那闪闪发光的金器是权贵的象徵,与房间内的白玉摆件配合的相得益彰,倒也不显得俗气了。然,悄声无息进来的两人压根没有心情去观赏,脚步不带停留的直接进入主题。

一个陌生的声音成功让堕落中的女子清醒过来,模糊的睁开双眼,随即一个惊乍,“你!”

这日,天色将暗,樱柠迟迟才送药至御书房,而另一边,珀崇与荻花也掐准了时间,易容潜入腾浮宫中一探究竟。

走到铁门前,宫女十分不耐的将水桶放在旁,抽出挂在腰间的钥匙,对準眼孔转动几下,“嘎吱”一声,铁门成功开启。

一阵稀稀拉拉的声响过后,宫女手中的动作更是砰砰作响,嘴里也一直嚷嚷着,“姑娘好歹你也伺候皇上多年,总是将自己弄成这副模样,你让奴才如何自处?”宫女的话,让匿藏的两人听得一头雾水,莫非里头住着的不过是林华七豢养的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听到这个声音,让原本处于羞怒状态的荻花,身子猛然一僵,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僵硬的转过身,试探的叫了一声,“瑟瑟……”

女子愣了愣,随即尖叫一声,将自己藏在被缛中,她的姿势明显是在躲避,可张嘴期期艾艾的话语中有着防备与委屈,“你们和林华七一伙的是不是?你们要做什么?”说着嘤嘤哭泣起来,“救我……”

然,没有任何声音给宫女回应,彷彿只是宫女自言自语而已,叹息一声,宫女终是没有忍住,又再道:“奴才虽也是个女人,可你将自己弄成这样……奴才一直帮着收拾终将不是个办法……哎……”连连叹息后,宫女提着水桶準时离开。在关上铁门后,珀崇也乘机悄然无息的将宫女腰间的钥匙牵走。

白日里林华七大部分时间都在御书房待着,而御书房乃皇上执政之用,后宫妃子未免落下话柄,鲜少会主动踏进这个地方,当然田妃是个例外。

“你是何人?”珀崇重複道。

正在发愁时,忽闻外面传来了声响,两人互看一眼,脚尖一点,身子一腾将自己隐藏与顶。来人一身宫女着装,看不出年龄,她手中拧着一个往外腾着热气的木桶,漫不经心的朝尽头走来。

“轰”一声暗门开启,幽暗之中隐隐有阶梯显现,待双眼适应黑暗后,珀崇细心的将暗门关上,尔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沿着阶梯往下行走,渐渐的有了昏暗的光亮的指引,远处墙壁上挂这一支火把,微弱的光明已足以照亮窄小的地道,不多会儿,一道粗重铁门挡住了去路,显然是已经到了尽头;铁门上面挂这一个拳头大小的铜锁,将两人隔在地道内无法进入。

“是!”樱柠心中哀叹一声,上前照做,心中却盘算着该如何忽悠他,半晌后,樱柠乐悠悠的与林华七讲起了养生之道。

“真臭!姑娘你该洗澡了!”宫女不加掩饰的厌恶腔调让人疑惑。接着除了宫女不满的埋怨之音,便是哗啦啦的水声。

*

两人看到眼前一幕均是惊到了,荻花迅速转过身遮挡视线,而珀崇看着女子长髮遮面,如同鬼魅,他思索着问道:“你是何人?”

铁门再次被开启后,一股异味从房间内飘出,不远处一名光裸双肩的女子以一条红色的被缛遮住了肚皮,两条长腿弓起大敞,而她的手指却在自己下体不不缓不急的揉摸着。

临近冬至朝堂上事务是繁多,林华七自然得乖乖待在御书房做做样子,故而连续好几日都让樱柠直接送药至御书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