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女人嫉意

上一章:第89章逆风而行 下一章:第91章深夜屠杀

努力加载中...

闻言,樱柠不禁打了个寒碜,“她们将会怎样?”

世事难料,谁能想得到玉玺竟被古达藏了起来,任田赋子老奸巨猾也未想到会有这样一出吧。犹如神助事情进行得很顺利,朝臣们虽察觉了慕容珀崇的异样,多方施压竟都只是落得无可奈何;有人欢喜有人忧心,几番较量下来,朝臣们无法只能再各自拉帮结派,结党营私,却并不足以让珀崇畏惧或感觉到压迫。

珀崇一把将樱柠拉过,让她坐在自己双腿上,后亲暱道:“后宫那么多妃子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怎还会自寻烦恼。”

樱柠却猛一回头,自动过滤掉前面的字眼,不怀好意的瞪着他,“谁是轩然?”

“你——”樱柠咬着唇,气愤难当。

“必定引起……轩然……大波”珀崇喃喃道出四个字。

当一股热流从头顶溢出,鼻腔内充斥着腥田气息时,她觉得自己会就此冤屈而死。

“她们若是安分守己,我定不会为难,若是惹是生非,心存期望休怪我无情。”慕容珀崇双眼一瞇,眼中赫然多了一抹冷意。

樱柠顿时脸色煞白,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儿招惹小麻雀了,为什么她三番四次与自己过不去。

珀崇嘴角一抽,不怕死的调侃道:“谁大波,谁是轩然……”

这日天黑,乘这珀崇待在御书房好几晚忙于朝事,她便悄悄去了巩灵宫……

只是好日子不长,小麻雀看着珀崇晚晚都待在温柔乡内,心中越来越沉不住气,尤其知道对方居然是来历不明的樱柠,心中更是郁结气愤。

“属下愿为奴为婢,这样也可第一次时间护皇主周全。”

樱柠娇滴滴的哼了一声,挺了挺傲人的胸脯,继而叹息一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普通男人带绿帽子都得抓狂,何况是一国之君,他如今能不动神色,已是最大的恩赐了。

“朝局渐渐稳定,后宫是不是也该充足一下呢?”樱柠睨了珀崇一眼,他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着实刺眼,不管看了多少次她依旧看不顺眼。

珀崇挥退众人,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天还未亮,珀崇便要早早起床,打算悄声无息的离开巩灵宫準备早朝。却不想半路杀出一只活生生的大麻雀。

“哈哈哈……知道害怕了?”小麻雀眼珠子左右转动,不坏好意的笑着,“你说我要划你的左脸还是右脸好呢?你的脸那么丑,划哪边都是一样吧。”

已是半夜十分,窗外大雪纷飞,守门的宫女已躲在偏殿内点着暖炉昏昏欲睡,听不到任何声响,就连侍卫都自己找了暖和地待着去了,可谓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何况她此刻根本不发不出声音。

小麻雀一时被她的气焰震得说不出话来,可心里却被她激了一下,猛地抬手沖樱柠就给一个耳光:“贱女人!”“来人呀!救……”樱柠张嘴大叫,却被小麻雀掐住了喉咙,“若是再敢大呼小叫,我现在就掐死你这个勾引男的骚蹄子。”

一道剑光闪过,樱柠从睡梦中乍醒,但见小麻雀一脸煞气,目光凶狠的瞪着自己,“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樱柠先是愣,随即大怒,“大晚上的,不睡觉你有病呀。”话音一落,小麻雀杏眼一瞪,那把剑再次从她眼前晃过,直逼她脖颈处。

朝时快到,珀崇懒与她多言,便颔首应下了。

就在此时,锦被滑落,樱柠未着寸缕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而这景象更是让小麻雀生气,越发难听的污言秽语从她张合的嘴里吐出……

“奴婢小麻雀参见皇上。”小麻雀跪在雪地里,垂着头,落下的髮丝遮住盈盈笑脸。

“日后我会常去彩淑仪的斜云宫,你可切莫乱吃醋。”

“你且说如何为朕效命?朕身边的暗卫武功都不低。”珀崇可以忽略话里的暗语,反问她。

“你大可不必为她担忧,她并不适合过太安宁的日子。”

“好个不要脸的贱人,信不信现在就取你贱命!”小麻雀盛气凌人的高傲姿态,让樱柠不爽到了极点,加之半夜被人扰了清梦脾气也大,“你是个什么东西,三番两次的考验我的脾气,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若是有人让她们知晓自己是不洁之人,不就安分多了。”樱柠狡黠一笑,在一旁坏心的提醒。

*

发不出声音,樱柠只好与她怒目相对,火气明显有增无减;小麻雀见她毫无屈服姿态,心中也恼火,用剑柄拍拍她娇艳的小脸,“瞪着我做什么?信不信我在你脸上刻上淫妇二子,看哪个男人还敢要你。”

愣了愣神,樱柠道:“她可应付得来。”

“属下特来贺皇主重登大宝。”语毕,小麻雀抬起头,那张精心修饰过的脸颊上,赫然飞来一抹少女羞涩的红霞。还不待珀崇开口,她迫不及待道:“皇主归位,汉风主子特命属下日后陪伴皇主左右,为皇主效命。”

女人心海底针,能在这宫闱生存下去的女人,又有哪个是甘于寂寞,甘于落在人后的……

樱柠了然,身边跟随着彩淑仪那样一位温婉的绝世美人,居然能毫不动心?她禁不住怀疑珀崇的审美能力,而后又想到,他选择和自己在一起就证明他审美能力还是有的,只是口味重了些而已……心里也稍微的平稳了些。

“你不来给朕添乱已是欣慰。”

珀崇一口拒绝,着实让小麻雀感觉挫败,可她好不容易见到珀崇,怎可能轻易放弃,“小麻雀自知能力有限,可小麻雀丹心一片,随时都做好準备为皇主效力,恳求皇主让小麻雀待在身边,小麻雀愿意从暗卫做起,若是小麻雀表现让皇主满意,请皇主让小麻雀做贴身宫女,若是不能让您满意,小麻雀自当知趣离开,静待皇主吩咐。”

“我要你勾引男人,看我怎么治你!”说着小麻雀揪着她的长髮,将她拖到床柱上按着往上撞。“砰砰”几下樱柠被撞得头晕脑胀,双眼发黑,小麻雀也见机点住了樱柠的哑穴,让她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