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胡王突袭

上一章:第93章贺冬之宴 下一章:第95章荻花离开

努力加载中...

“胡王未免胆大妄为了,此乃荨国皇宫并未岂容你张狂!”慕容珀崇努力克制怒火压抑情绪,怕的就是男子看出自己对樱柠的在乎,从而变本加厉。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让荻花离开你她自己也很痛苦?纳妃之事也并非她所愿,你是不相信你自己还是不相信荻花?你觉得她曾经对你的爱都是假的?”

是爱,是恨,是思念,还有这一丝複杂;荻花终是迫于他的目光,眉头一结,垂下眸子,没了继续对视的勇气。

婇玉泉回来后,两人相依回到巩灵宫,却在进大殿一刻被珀崇拽到偏殿一角。

闻言,男子倍受打击,颓然了片刻,眼神里的恨意犹如熊熊火焰跳动,随时都能将荻花焚烧。

“你的身体在胡国才能得到最好的调养,所以我将你留在了迷雾林,还通知了官兵……然后我跟着暮雪小姐来了荨国,到现在进了荨宫。”荻花简单几个字,将她所经历的告知男子。

寒风颳过,刺骨的冷让人骨头都变得僵硬,紧接着,适时而来的白雪缓缓飘落,让这对久别重逢的爱侣有了拥抱的理由。

“既然心中有恨,那就一定深爱过,既然深爱过,必定不会淡忘……你何苦这样?当初她并不是为自己离开的?而是为了你……”樱柠对男子与荻花之前的过往其实并不清楚,她只能凭着感觉去猜测。

荻花诧异,“你何时学会武功!”

樱柠被鬆开,完好无损的回到慕容珀崇安全的怀抱,“若荻花心甘情愿随你离开,我与荨王不会有任何阻拦。”

闻言,男子禁不住将目光转向荻花,对上她幽怨的目光时,双臂一颤,仅只是一个念头闪过的时间,他又再次握紧了手臂,掐住樱柠的脖子。

男子目光暗沉,看着慕容珀崇的眼神里散发着冷意;慕容珀崇更是毫不示弱,眼神里透出的不屑之意,足以让人恼火。两人好似两头猛虎般对持着,各不相让。

“你这样会让荻花失望的……”樱柠看着荻花受伤的表情,很能体会她的感受。

偏殿的小树林已被白雪覆盖,在幽暗的宫灯照耀下,并不显得特别扎眼,若是有人影藏其中也并不容易被发现。

“继续说下去……”男子霍然冷眸,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第一次面对如此冷酷的他,荻花顿时心慌不已,愣了片刻,她忽然笑了,如同暗夜盛开的花朵,“见你无恙我已心满意足。”

他声音异常的沙哑,让人为之胆寒,“不是的……我……”荻花凝噎,纵然心中有这个千言万语,在着一刻面对面的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此情此景,让樱柠与荻花颇为头疼。

一连串的问题,让龚锦亦陷入沉默,末了,樱柠又道:“离开你以后,荻花过得并不开心,虽然她表面上伪装得平静,恐怕内心的苦楚,是你我都不能明白的。一个女人为了你背井离乡,颠沛流离,牺牲至此;你不仅没有体谅她,反而对她误解?不觉得可悲吗?”

荻花犹豫片刻,终是点点头……

“是!你知道的我若是不想走,谁也逼不了我。”

荻花选择放手原本的初衷并不在此,如今回想起来,她思维有些混乱,已经记不太清当时离开的情形,满脑子都是离开时各种的不捨与悲痛。

“回去?要走我也得带上你!”男子这一反应来得突然,一把揽住荻花的腰,根本不给她喘息机会,直接便想腾空离开。

龚锦亦一字一句,让荻花椎心泣血,这种感觉比当初离开他时还要痛苦万分。

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响起,“堂堂一国之君,居然跑到我荨国来凌掠宫女,传出去不怕万人耻笑?”就在此时,珀崇趁着男子分心将荻花成功救出,只是没料到,男子一个转身将珀崇身边的樱柠给拽了过去,并以此要胁。

“你……为什么……”荻花看着面前伫立不动,身型稍瘦的男子语带哽咽。对望片刻,男子没有反应,反而是看着她的目光越发灼热……

“荨王他爱的不是我,你也不会理解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你回去吧。”害怕去面对他充满恨意的目光,更怕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没有任何情感,荻花再次选择了逃避;当初选择离开他,就注定这是一场孽缘,何苦又在相互折磨,可当真能做得如此潇洒,她怎么到现在还唸唸不忘?

“为了本王?”男子喃喃道,随时恼怒道:“本王稀罕什么不稀罕什么,她最是清楚;本王愿意为她捨弃一切,可最后她还是让本王体会到抛弃的痛苦,本王何曾没想过她或许有苦衷,可等来的结果却是她却了无牵挂的进入荨宫嫁入皇室做妃子,本王怎能让她如意!”

荻花顿时觉得无言以对,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更何况那本不该是他知道的事,而事实呢?她确实在迷雾林将他抛下了,他在这个时候出现,无非是想听她亲口解释。

可她不后悔,果然当初她没有离开,或者就不会出现眼前这个生龙活虎的龚锦亦……

男子后退几步,显得有几分无力,看着荻花的眼神也变得陌生,“这是为什么?对我,你就没有丝毫留恋吗?”

“然后你便跟着她走了?是她要胁你还是你自愿离开的?”男子非常在意她荻花是否自愿想要离开自己。

“荨王不过也是个樑上小人,与之相比荨王并不高贵多少。”男子冷笑一声,恢复镇定。

注意到荻花眼神躲闪,男子毫不迟疑的抓住她的手臂,“你还想逃吗?”

“在迷雾林是她救了你……”

“暮雪?”陌生的名字,让男子警惕起来。

“我是否安好你应清楚,因为你知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会找到你……煞费心机的躲避我,就是为了荨王吗?你爱上他了?”男子虽然感觉气愤,可并不止于失去理智,暗暗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以免被人察觉。

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

樱柠话还未完,龚锦亦一声怒吼,将她的话截断,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荻花,“这个女人说得可是真的?”

“闭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