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贺冬之宴

上一章:第92章额头之伤 下一章:第94章胡王突袭

努力加载中...

她不应该太介怀,一切自有天意;若是能将珀崇从着黑暗的牢笼中解救出来,算不算痴心妄想?

“你……啊……来……进来……啊……”樱柠迫不及待,撅起屁股不断蹭着;珀崇见状猝不及防将男根猛地一下插入。

“无意中听闻,宫中要为荨王您办理纳妃事宜,故而好奇。”

贺冬宴上火树银花,丝竹悠悠,轻歌曼舞,觥筹交错,胜似人间天堂。朝臣们碍于慕容珀崇在场,不敢过于放肆,加之还有胡国官员也在便显得有几分拘谨。

“为了一亲芳泽,做小人又如何。”珀崇双手托住她的臀部,凑过脸就是吧唧狠亲几口。两人在水中嬉闹推搡,樱柠脚无法站稳,只得费力的往岸边靠近,怎知珀崇一路追上前,在她半个身子都浮出水面时,珀崇硬是分开她两个臀瓣往里亲进去。

转念一想,林华七善于模仿慕容珀崇她是知道的,细微到一个小动作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的,会让她屡次产生错觉也并不出奇。

相比宴会上的酒酣耳热、鸾歌凤舞,巩灵宫却显得有些冷清。

田妃定定神,用命令的口吻说道:“留下来!”

*

“啊!舌头不要进去!”樱柠激动得尖叫,舌头像小蛇一样,在洞口处徘徊汲吮她香甜的气息,从她身体敏感的中心点,流窜全身挑逗她每一根神经。

“你想太多了……还记得我们刚进宫的时候,感觉不到这宫中没有一点鲜活气儿,如今我们可不能将自己融入其中,变成连自己厌烦的人。”荻花不忍见她如见消沉。

身体往下一趴,水花四溅,拍打在她臀部上,还有敏感空虚的下体;水涌起浸过她的大腿及半个臀部;被刺激得张合不断的小穴将温暖的泉水含入,接着随着痉挛又被挤出。

他的粗大一下将她填满了,惊得她倒抽一口气,继而连连呻吟高叫。男根进入温暖地带,珀崇感觉极为舒服,快速抽动两下,赫然停止。刚尝到甜头的樱柠自然感觉不满,屁股再度向后一撅,硬寻着他男根而去……

“啊!”樱柠摇摇身子,晃着雪白大乳。珀崇贴趴在她后背吻着她细滑的肌肤,从背部一直到她的臀部上,留下一串串爱的痕迹。

只从受伤后,樱柠就没有陪着慕容珀崇出席过任何宴会,其一,不想因为自己的容貌给慕容珀崇丢了面子,其二,更不想自寻烦恼。

“要不要去找几个舞姬来热闹助兴一番?”荻花提议。

樱柠轻呼一声,禁不住将臀部翘高一些;珀崇的舌头像把刷子,在她浑圆的屁股舔吮着。“双手撑在岸边,屁股再抬高些,让我看清楚。”身子还在水中的慕容珀崇抬眼望去,看到的白嫩的臀部,以及垂下来,大得像两扇倒过来的月牙门的大奶子,那景象引人亵玩。

泉水中,美人长髮高挽,手臂轻扬,温暖的泉水洗净她的肌肤,水珠滑过却不留一点痕迹。

珀崇双手环住她的腰,两只大手覆盖在她白晃晃的双峰上;翘起臀部将私处紧贴在他两腿中间接近男根的部位;不一会,珀崇将挺直的男根挤入她两腿间,摩擦得樱柠阴唇麻痒。

*

丝丝嫋嫋,朦胧若幻。

“你早些歇下吧。”慕容珀崇背面对着她,话语间并未回过头来。

舌头舔过两片饱满娇艳的阴唇,继而将阴核吸入口中,樱柠急呼一声,上身软趴在岸边上,张开小嘴大口呼吸。

像小猫一样摇了摇臀部,她尽力抬得更高,这样一来稀疏毛髮上挂着水珠都看的非常清楚,加之月光明亮,岸边雾气稀薄,艳红色的轮廓一眼就能明了。虽不是第一次毫无保留的相看,可每次总是能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感官刺激。

“在荨国可有在冬至后纳新妃的习俗?”

越是感觉不能自持,她越是害怕接下来的刺激。

“皇上这就要走吗?”不知道为何,田妃近来总是迫于慕容珀崇的目光,不敢抬头与他直视;这种感觉让田妃大感意外,同时也觉得心惊。她时常会有种错觉,眼前的人并非林华七而是慕容珀崇……

田妃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有余悸的瘫软在地。

但,那是不可能的,她的父亲田赋子还安然在位,慕容珀崇怎么会出现,还能不动声色的归位?绝对不可能,一定是她的错觉。

田妃痛哀一声,爬起来指着慕容珀崇準备呵斥出声;却见慕容珀崇回头冷冷地睨了她一眼,道:“你好之为之。”

“是我……”慕容珀崇潜下水,一把抓住她的小腿慢慢往上抚摸。樱柠只觉一阵痒意,咯咯笑出声,“偷偷摸摸非君子所为。”

闻言,珀崇只是淡淡一笑,不再多问。

婇玉泉

樱柠急促的呻吟几声,又忙不迭点点头,向后晃动臀部或粗鲁的撞击,想让私处摩挲得更为刺激;珀崇也极为配合,将男根放在阴唇之间用圆滑的龟头亲吻着她的敏感地带,一寸一寸的缓缓移动,模仿着抽插动作,足以让樱柠疯狂。

慕容珀崇稍稍退出,两指在洞穴口徘徊抚摸,手指却未进入,只是看着肉动张合,情绪就禁不住激动起来,他刻意将洞穴分开,让舌头缓缓进入水润温暖的小穴中,浅浅品嚐她动情的滋味。

“想我进去了吗?”珀崇稍带喘息的问道。

慕容珀崇抽出舌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声点,要是让侍卫听到了,可能随时都会闯进来。”几乎是在同时间,慕容珀崇唇舌一离开,樱柠立刻感觉到了一阵空虚。

瑶湖宫

慕容珀崇回过头来,勾嘴露出一抹讥笑:“那些面首满足不了你吗?既然如此留着何用?”

“本宫今晚就只想让你留下!”说着,田妃脱下身上的衣服,一把从背后搂住慕容珀崇的腰,却又在下一秒,被一股力道猛地震开,直接震飞到床角下。

樱柠摇摇头,她似乎比从前沉默了许多,“这巩灵宫中本来就冷清清的,在热闹也只是表像而已,终是有散去的时候。”

慕容珀崇脱下衣衫下水,寻找那抹影子而去。哗啦啦的水声响起,佳人察觉异样,慌忙躲避,抬眼望去只见模糊身影,“谁人?”

“并无,不知胡官为何有此一问?”慕容珀崇脑海里浮现出荻花的影子,同样是胡国人,却恰巧在纳妃之前赶来,所有的疑问迎刃而解。

转念一想,确实有理,回想到现代的生活,各种担忧与忙碌,可她依旧活得自在,与之相比她豁然开朗。

与胡国官员几番交谈,慕容珀崇发现他们来意不善;很快一名胡国官员的试探性的问话,让慕容珀崇猜测到了关键所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