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荻花离开

上一章:第94章胡王突袭 下一章:第96章故人心变

努力加载中...

而这边暗卫却已通知慕容珀崇,樱柠要将龚锦亦和荻花送出宫去。慕容珀崇闻言,只是叹息一声,“随她去吧。”

樱柠摇摇头,眼神里多了一抹绝然,“我还要在赌一把,他不会伤害我的,你放心吧。”

角落里真衣衫不整的男女双双一怔,继而,反应极快的整理好了衣衫,在荻花还一头雾水的情况下,龚锦亦已接过令牌,可并不代表樱柠得到他的信任。

看着那双散发着精光与慾望的眸子,樱柠浑身一震,禁不住为他拍手叫好,“好计谋!不愧脚踏白骨上位的帝王,难怪你那些弟兄都争不过你!”

暗卫诧异,但不敢有任何质疑,诺了声,消失了。

或许是察觉到了慕容珀崇的心思,小树林里没了两人的蹤影,樱柠只得漫无目的的到处寻找,大约半柱香时间,在冷清萧条的一处听到暧昧之声,也顾不得礼貌,直接将手中的出入宫的令牌亮出,“你们赶紧走吧。”

“是!”黑影颔首,如同空气般消失。

*

“为何这样问?”珀崇关上窗欞,握着她的手坐到椅子上。

慕容珀崇眉头一凝,稍显不悦,“怎么也学会套话这套了。”

“胡王冒犯了你,而且还是在你的地盘上,你怎会让他舒心离开。”

“让他在路上跟你解释吧。”继而,樱柠又转头看向龚锦亦,“胡王若是安然回到胡国,只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不用你管!”

“登上帝位时日不多,内忧不断,恐怖他已是焦头烂额,此时出来风险他应是心中清楚,可还是甘愿冒着这样的风险,果真是温柔乡英雄冢。”

“我一贯如此,是你变了!”说完,便拂袖离开房间。

“你说!”

樱柠对龚锦亦并无好感,冷脸道:“我帮的不是你。”

见她如此笃定,荻花亦不知该如何劝说,但心里仍然放心不下,“我留下来陪你。”转身又对龚锦亦道:“你先回去吧,给我点时间,我会回胡国找你的。”

“不!你跟他离开!”不待龚锦亦紧张开口劝说荻花,樱柠便率先拒绝了,“你留在这里会让胡王受到要胁与挟制的。”

*

伤疤被揭开,慕容珀崇大感不悦,“你说话越来越不知轻重了!”

“粗莽?”慕容珀崇想不到樱柠会如此形容自己,看着她那张明媚的俏脸,他禁不住调戏道:“怎么酸溜溜的,我对你如何?不也是真心真意,掏心掏肺。”

樱柠看了看四周,将他们往前一推,“走吧,不要再回来了。希望你能遵守承诺。还有,希望你能一辈子待荻花好,用你的生命去保护她。”樱柠不愿意多煽情,只怕荻花见到自己掉眼泪,最后看了一眼荻花,她转身头也不会的朝反方向离开了……

“你们要是离开了,跟随而来的官员也会被释放的。跟我来,我送你们出去。”樱柠说着,便牵着荻花的手,朝宫门方向走去。

樱柠背影还未消失,慕容珀崇对着空气勾了勾手指,一个黑影闪出,他命令道:“跟着娘娘,小心保护。”

她先是去了荻花住的偏殿,给她收拾了一些重要的衣物,并在包裹内忍痛割爱的放了些自己随手带着金银珠宝。有了这些,足够他们雇一辆马车,以及路上的吃穿用度。

荻花一时震得说不出话来,看着樱柠她心中百感交集,顿时红了眼眶。

“胡王离开胡国,恐怕只有他身边几个随从知道,对他们人都隐蔽了消息。”慕容珀崇站在窗边看着飘落的白雪,心思却飘到了千里之外。

娇滴滴的哼了一声,转眼又正色道:“你是不是有了什么打算?”

“请勿藉机寻仇,破坏邦交。”见龚锦亦犹豫,樱柠又道:“我救了你两次,你就欠我两条人命,现在是你该偿还的时候了。”

“我若是将胡王不在胡宫的消息散播出去,恐怖他再也回到胡国了,届时胡国将陷入争权夺利的混乱内耗中,我荨国大可坐收渔翁之利。”

樱柠不认同的啐一声,“人家那叫鹣鲽情深,生死相随。你这种粗莽汉子怎么会懂!”同时,心中暗叹,胡王居然与慕容珀崇同病相怜。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别人她可以不管不顾,可荻花不一样,她们共同经历了身死磨难,荻花还一直兼顾着保护她的责任与重担,所以她不可能袖手旁观。

“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荻花担心自己走后,慕容珀崇会责罚她。

“你去哪儿?”

“发生什么事了?”荻花茫然。

想到龚锦亦将自己隐藏在随从中,樱柠亦是觉得有这个可能,“他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来?”

樱柠也顾不得他高兴与否,脸色跟着一沉,“我跟荻花之间的情谊你很清楚,我也不懂你们男人之间的权力斗争,我只知道我不愿意看着自己在乎的人受伤害!”

其实让龚锦亦做这个决定并不难,只是碍于面子,他犹豫了一会,终还是点头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