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故人心变

上一章:第95章荻花离开 下一章:第97章涅槃新生

努力加载中...

看着樱柠惶恐的眼神,以及眼帘下的乌青,还有脸上未乾的泪痕,他心下顿时一紧,“为了他人忙得一晚上不得消停,我从前怎么不知道你这样乐于助人。”

樱柠颓然无力,她就知道,任何事情都瞒不住慕容珀崇的法眼,他果然知道了一切,平静的表面上必定隐藏这熊熊怒火吧?

巩灵宫

丰源九年,帝欲纳后,朝臣们各有推举,只是不想居然还有看不清局势的官员推举田妃,着实可笑。后宫中大部分妃子本以为推举不过是走走过场,而田妃将会是稳坐后位之人。

守门的宫女见她此刻才回来,急忙心慌的上前慰问,樱柠挥挥手做了一个噤的手势,让宫女退下了。

翌日,樱柠只对人说荻花失蹤,还命人四处查找,人多嘴杂,话传着传着就变味儿了……

“这几日就便待在巩灵宫不要出去了!”慕容珀崇说不清心头是何滋味,更加难以置信她居然以自己的性命相搏,心中怒火“噌”的一声就窜了上来。

见多了献媚的嘴脸,田妃早已将慕容珀崇的警告抛了九霄云外,摆起了从前倡狂放肆的派头。

不欢而散后,樱柠在毫无準备的情况下,她的第三个贴身宫女被毒死了,而她也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宫们人心中的个性阴暗心狠手辣的杀人兇手。

“听说皇上这个半个月来一步也不曾踏入巩灵宫,妹妹这宫里人又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真是可怜。”田妃排场很大,一行过来身后跟着几十个随身伺候的宫人;此刻田妃正皱着脸,挥着丝绢,好似这宫中有什么污秽之物。

田妃见她无巴结讨好之意,反而冷言讽刺,心中大感不快,“事已至此,妹妹还呈口舌之能着实让人佩服。别怪本宫没有提醒妹妹,在这后宫中独树一帜可不是什么好事,难保不成皇上有点会将妹妹给忘了……”

因小麻雀想毒害自己而被无辜牵连季春丫头,一直保护自己的荻花,因自己而遭遇毒杀的小宫女……原来,这宫中布满了血腥,不管在哪儿都无法洗净,而她自己如今也沾了一身的鲜血。

轻轻推开门,正巧对上慕容珀崇探究的目光,“怎么没去睡觉?”她诧异慕容珀崇居然没有离开。

“你都知道了……”话音一落,樱柠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跑到身边,抓着他手问道:“你不会派人半路去截杀他们吧?”

闻言,慕容珀崇身子一颤,佯装镇定的离开了。

“你要将我禁闭?”樱柠简直无法相信,一把火冲上天灵盖,却又奇蹟般的瞬间冷却下来;慕容珀崇居然下狠心处罚她,那就算是纵然自己这次了,若不然他只怕是哄着自己都不及呢。

樱柠懒用正眼一瞧,在她看来田妃是个愚蠢得可悲的女人;田妃等了半天没等到樱柠回应,虚伪的笑意更显得尴尬,过了会儿,樱柠好似才刚反应过来,回应道:“姐姐来了,臣妾不就有说话的人了,再说臣妾这宫里少人气,要常来几个像姐姐这么命好的贵人,什么霉气都跑光啰。”

“怎么样?该办的事都办完了吗?没有什么落下的吧?”慕容珀崇居然也学着人口是心非,明明担心她的安慰,却硬是扭曲了自己的好意。

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当樱柠得知传言后,她细细回想来到巩灵宫后发现的一切……

看着那黑点渐渐在白雪尽头消失,樱柠的心也跟着落空了………

“是吗?”想到慕容珀崇,樱柠心中一阵凉意和酸楚;他现在在做什么?恐怕是美女环绕,早将自己忘记了吧。

这样一来巩灵宫更是乏人问津,成为宫中忌讳之一。

“姐姐如此得空,怎么不去伺候皇上?不怕去迟了被别的姐妹拔了头筹?”烦意让樱柠脑袋发热的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虽然皇上许久没踏足过浮瑶宫,可田妃的地位来源于她的父亲——田赋子,只要田赋子一日在朝,田妃想要登上后位指日可待。

死一个宫女算什么,能让自己富贵骄人才是最重要的。而后樱柠被禁足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杀了皇上的准妃子,这个处罚还是相当轻的,只怕是失宠也是迟早的事。

看着他的背影,樱柠无声哭泣,原本不善的语气也多了几份柔弱,“不要让我失望,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如今在这里她就只剩下慕容珀崇了,因为荻花的离开以及一连串的事,让她内心变得惶恐不安,嘴里说出的是气话,可心里满满的都是害怕失去的恐惧感。

皇上意气风发,与之前大为不同,而田赋子亦是安稳的坐将军位上,这一局势让人摸不清头脑,越发如此,众更是觉得田妃是不可得罪的人物。表面上田妃是众妃捧上了天,暗地却又是一番勾心斗角。

*

樱柠特意对当晚当值宫门的护卫下了命令,严守此事,故而真相如何,恐怖难有澄清之日。

“谢姐姐提醒!”樱柠不愿多费唇舌。

一席表面夹枪带棒的话,让樱柠忽略了他话的关切之意,反而越发让她担心慕容珀崇当真起了杀心,“没有荻花,就没有现在的我,她若死了我必定不活。”连她自己都不知何来的勇气,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同时,也成功将慕容珀崇激怒。

“是!”慕容珀崇不再看她一眼,转身朝门外走去。

“真不识抬举!”

对于尹樱柠的怠慢,田妃讪讪一笑,眼里闪过一丝冷光,“妹妹小嘴真甜,难怪之前得皇上看中,可是光嘴巴上的功夫是不够的……”

那个叫荻花的宫女本来是要封妃享受荣华富贵的,可她的主子生了嫉意,将她丢到井里给活活淹死了,此传言一出引起一片唏嘘,也让大部分宫人相信事实就是如此。

入宫后她做的唯一一件正确的是:送荻花出宫了,却将自己留在这个暗黑的牢笼里。

樱柠拖着疲惫的身子,再次回到巩灵宫时雪已停,天已破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