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涅槃新生

上一章:第96章故人心变 下一章:第98章翻天覆地

努力加载中...

童心反应过来时,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一地,胡乱抓起地上的碎屑,往裙襬上堆放。待她慌张离开后,樱柠嗅到了一丝淡淡的骚味,这才发现童心居然吓到小便失禁……

“回娘娘,彩淑仪来过!”新来的宫女宜蓉面容清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十分激灵。

雪半融,冷风萧瑟,淫雨霏霏;天与地之间像垂着一幕灰濛濛的帘子,乍眼望去只能看到稀稀拉拉的黑色人影在晃动。

房间里,一支烛火孤独的舞动,发出的微弱光亮,并不足以照亮房间每个角落。樱柠对着铜镜而坐,细细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她忘记了在现代生活的感觉,找不到自我,将自己融入了这个诡异的空间与国度,她不该是这个样的……

光着脚,她在湿滑的地面上奔跑,犹如失去魂魄的躯壳,感觉不到週遭的一切。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黑影忽然闪现,迷糊中她似乎看到慕容珀崇着急的面孔,她来不及伸手触摸,便陷入黑暗中。

心中的不平化作满腔的怒火,她无法控制自己,手臂一扬,将桌上的东西一扫落地,一阵霹雳巴拉的碎掉的声响,并不足以平息怒气;转身推开门,一股刺骨的风冷袭来,随着一个哆嗦,她全身似乎被冻住,看着冷清的宫殿,暂态产生了幻觉,她似乎看到了一个庞大而黑暗的巨怪飞快朝她扑过来,想要将她吞噬……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身古色古香的扮相,没有丝毫违和之处,她已经将自己融入着其中了吗?就这样消磨自己?

休息几日后,她已经完全康复,偶撩起额前的流海,才发觉原来疤痕已淡了许多;悄悄的一切都在改变……

半柱香时间过后,宫女们传来一个让她震惊意外的消息——童心撞柱而亡。

或许是从笑声中醒来,她发现自己还躺在巩灵宫中,她失望,愤怒,想要撕碎眼前的一切;看着面前一张张充满恐惧的面孔,她感觉情绪一下被掏空了,豁然冷静……

“二月八了?”似乎想到了什么,樱柠站在屏风后,忽然问道。

而这一梦似乎在冗长的岁月渐渐模糊又再清晰……

她是魑魅魍魉还是吃人的妖怪?为什么宫中上上下下都避她如蛇蝎猛兽?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不能这样萎靡下去,可失去了慕容珀崇的爱她拿什么斗……

良久都未得到樱柠回话,童心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樱柠缓缓走出屏风,身形消瘦了不少,却依旧娇艳媚人。

早膳过后,樱柠撑着油伞在宜蓉的陪伴下,摘了院子里开了正艳的粉色梅花,正巧碰上了其他宫殿的一名陌生宫女。

“不,奴婢是淑仪娘娘安排过来伺候婕妤娘娘您的。”

樱柠回想了一些自己平时的装扮都与宫中的妃嫔八九不离,自己也厌了,指点宜蓉梳了清爽舒适的的髮髻,自己也看着新鲜了不少,心情自然不一样。

那个她曾经以为会是自己最大支柱的男人再也没有出现过;或许这个想法本就是错误的,她不该依赖任何人。

既然给人的印象无法改变,那就索性让它成为自己的武器吧!

“你是内务府安排过来的?”似乎从宜蓉的眼中察觉到了什么,樱柠试探性的问道。

她话语极轻,却让宫人们瞬间感觉背脊一凉,均抖如糠筛,连连颔首称是。

坐在精緻的玫瑰椅上,樱柠一派主人之姿,“你们既然被派入我巩灵宫中,就得好生伺候本宫,寻死觅活这套本宫腻味了,若是有人斗胆再犯,就算死了,本宫也不会让其家人好过,如此一来到了阴朝地府也不会寂寞。”

“没点炭火吗?为什么这样冷飕飕的?”拉紧了身上衣袍,樱柠环顾四周。

*

“本宫生病这几日,可有人来探望过。”回想起那晚晕迷的情景,她心中隐隐有着一丝期待。

终究一切只是个梦……

樱柠眼珠一转,也不再多问,隐去内心的失望,变得安静起来。宜蓉倒是一点都不被这种气氛影响,甜甜一笑,道:“娘娘今日想梳个怎样的髮髻?”

纸条内容如下:暮雪,展信安好。我与锦亦已安全到达,请勿挂念。匆匆离别,心中惶恐难安,现已无法左右陪伴,特意派人前往相助,若遇麻烦请勿迟疑。

宫女说巩灵宫梅花开得艳,特意为自家主子上门讨点回去妆点宫殿。只是没成料想到宫女离开之时,悄悄给她塞了一张纸条。

“回娘娘……这个月的炭火已用完了……”童心心一急,扯上梅花枝,连这瓶子一同摔到地上;一声清脆刺耳的声响,让樱柠心脏猛跳一下,抚额道:“收拾一下,下去吧。”

新来的宫女童心闻言,修理花枝的双手一抖,“回娘娘,今日个确实二月八,娘娘是否有吩咐……”

很快内务府给樱柠安排了新的宫女进殿,大家看到她不是躲躲闪闪就是战战兢兢;她看得出来宫女并不是真心想留下来伺候,便让她们想离开的,便自行重新回内务府报导去了。

梦中,她穿着红色高跟鞋,以及嫣红色连身高腰百褶裙优雅而美丽,一头黑色的长卷髮,让她越发明亮动人,她一脸自信,开着自己的小车穿梭在闹市里;电话那端传来朋友欢快的声音,让她感到无比的放鬆,没有任何的压力与负担,她活得自在。

而留下的要么是另有苦衷,要么就是他人安插的眼线,纵然感觉自己孤立无援,可又无可奈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