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翻天覆地

上一章:第97章涅槃新生 下一章:第99章扰人刺客

努力加载中...

“你怎么来了!回去!”

“住手!”慕容珀崇沖挥剑的人大喝出声的同时,飞出的暗器已折了挥剑人手中的武器;他眼神有一闪而过的慌乱,并未让人察觉。

在这样虚无而茫然生活中,樱柠期待的心情被漫长的等待消磨着,促使她逐渐变得平静。

在那飘渺的尽头多了一抹白,他笔直的站在一处,静静看着窗欞内那闪动的纤细身影……

宜蓉在她身后根本无法阻止,她一身的打扮本就触犯了宫规,若是这样贸然面见圣容只怕会惹来大祸。

若真问清楚,将事情明了了,她是否还有勇气去面对接下来的日子呢?不管如何她都不愿待在这里漫无目的活着。

“啊!救命!救命……”地上的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呼救。

镶金镀银的大殿内,此刻已是一片狼藉,鲜血四溅,入眼的都是刺目的红,以及让人难以承受的血腥味。

这晚她早早回到房间,準备酣然入睡;殊不知,暗夜中梅花朵朵洒落,如黑暗中飘舞的红,香气四溢,绚丽而迷人。

樱柠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撼。回头看了一眼慕容珀崇,眼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以及浓浓的恐惧。

脚步似乎不听使唤,一步一步向前跨入,直窗口处看着烛火变暗,房间内变得寂静,他才悄悄推开窗户潜入房内。

“本宫乃暮雪婕妤,特意前来恭贺皇上大婚。”说着她亮出自己宫妃的令牌,御林军在审视过后才放她前往,虽然她这身打扮更适合去奔丧。

她没办法假惺惺的说着祝福的言词,心中却是嫉意翻腾。

“和你没有关係。”慕容珀崇眼神里没有丝毫柔情,反而显得有几分紧张与複杂。他转身又对立在一旁的彩淑仪道:“似水(彩淑仪),带娘娘下去!”

田妃封后当日,亦是慕容珀血洗后宫与田家党羽之时,樱柠对此毫不知情,她一身素白的衣衫独自前往大殿,她想问清楚,在慕容珀崇心中她到底算什么?

她永远都不可能像其他女人一样变着法子来讨好自己?哪怕是给自己一个笑脸?

低下头在疤痕处吻了吻,恋恋不捨的起身从柜子上找到玉雪软膏,擦在她额头上细细的按摩,继而又再她脸颊上吻了吻,声若蚊喃的在她耳边说了句:“对不起……”

她将自己紧闭在房门中,摔碎了慕容珀崇送来的所有物品,同时也掐碎了自己的心;若是从前她必定会大吵大闹弄得不可开交,可真正遭遇重创与打击,她却没有了质问回击的心情与斗志。

这晚上是樱柠这几个月睡得最安稳的一夜;此后的一个多月,巩灵宫中未再出现过死亡事件,反而让怀着看好戏心态的宫人们失望。

越发清晰的惨叫及刀剑相击的声响,让樱柠浑身一颤,一个踉跄栽倒在地,素白的衣衫上瞬间血红一片,那红如同一条急速爬行的蛇,眨眼间让她身上的衣服变了颜色。

*

樱柠吓得倒抽一口气起,虚软坐在地上,继而的一声凄厉叫声让她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上了阶梯,顾不得膝盖上的疼痛,用力推开大殿厚重的门……

身子被扶起,樱柠掐着慕容珀崇的手臂,全身都在颤抖,尤其是看到大殿上已毫无声息的几具尸体后,她惊恐问道:“这……这……这……是为什么……”

阵阵凉意从额头上传来,拧了拧眉,她睁开双眼,便感觉一股冷风袭来,窗欞缓缓发出轻晃的声响;她坐起身摸了摸额头,狐疑看着窗外黑暗中飘零的梅花若有所思……

樱柠好似全身虚脱一般,趴在地上着面前那双红色绣金龙的靴子,呼吸急促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想到这里慕容珀崇内心颇为矛盾……他爱的是那个时而野蛮霸道,时而作怪非为的樱柠,如今她坐困宫中安静自守,也并非她个性,她怎能容忍自己如此冷落?思及此时,慕容珀崇忽然有莫名的担忧与害怕……

想让她融入后宫的生活是不是太自私?

她忘了尖叫,双手紧紧攥着满是鲜血的红色地毯,一双眼睛对以恢复自身容貌的慕容汉风和阿奇、阿九视而不见,反死盯着伫立在大殿中央那个伟岸的身影。

彩淑仪领命,强制性的抓着樱柠手臂想将她带离这里。就在这时,一只血淋淋的手掌伸出,将樱柠脚腕抓住;樱柠吓得尖叫一声,在她无从反抗的时,彩淑仪反应极快的射出飞刀,将那只血手牢牢钉在地面上,无法动弹。

可她并没有料到所有的一切都来的措手不及,完全无法掌握……

耳边风声“咻”的一下,接着,一把长剑抵在她项上,冰凉的触感让她身子一软,“噗咚”一声栽倒。

昏黄的灯光覆在她嫩滑的面孔上,在几缕散落的髮丝衬托下,更显得白皙如玉。此刻她没有任何妆点,额头上的疤痕在髮丝的暗影下却显得异常清楚,心头莫名一紧,手已不自觉的贴上她温热的额头……

荻花忽然传递的消息让樱柠感动异样,同时也镇定了不少;至少她如今有了退路,可以放胆一搏。

“她是田妃?”看着那人躺在地面上,红色的衣衫与鲜血融为一体,看起来像是个只有头颅的死尸。

通往大殿的路上御林军站了长长一排,他们身着盔甲,个个庄严肃穆。

一路向前,红色铺就的地毯上泛着阵阵血腥气,随风摇曳的红色绸缎夺人眼球,却有着说不出的诡异,丝毫没有大婚的喜庆气儿。

伴随着断断续续淅沥沥的小雨,天气渐暖,院落的花朵缓缓绽放,随着淡淡的香味,让人心旷神怡。就在这一切都显得极为美好的时日里,田妃被封后,皇上大赦天下,樱柠自然也被解除了禁足,她并没有因此感觉到任何的欣喜,只觉得这几个月的等待竟铸成了一个噩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