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扰人刺客

上一章:第98章翻天覆地 下一章:第100章相见猜忌

努力加载中...

次日,樱柠再次收到荻花传来的讯息,她便领着宜蓉朝婇玉泉走去。

知晓前因始末,樱柠对季蕾的骨气与毅力感到敬佩的同时,不知该如何像她说明荨国这些年所发生的一切……

季蕾本是胡国将门出身,因荨王忽然转变,行事风格与从前截然不同,放任守卫士兵对边界小村放肆掠夺,让胡王忍无可忍,便派遣季蕾潜入荨国查探环境,却不想被老谋深算的田赋子识破,关入地牢后,慕容珀崇亲自前往地牢询查,不成料想到季蕾骨子硬,不愿透露只字半言,各种刑罚用尽居然都套不出半句话,慕容珀崇便下令让狱卒对其百般凌辱,甚至还被破了女儿身……

彩淑仪浅浅一笑,容颜绝丽,“解铃还须繫铃人……看来皇上的担忧并不无道理。”

樱柠心头一紧,禁不住担心那人是否受伤。

“嘎吱”一声窗户被推开,一个黑色的身影快入闪电窜入屏风后;速度快到樱柠以为是自己眼花。掀开被子,才发现被子里头居然躺着人。

“为何在此盛泉水?”

“什么意思?”一口清茶入喉,樱柠淡定少许。

“皇上乃一国之君,他或许并不是个好男人,可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帝王,再厉害的男人也会有脆弱,卧倒温柔乡的时候。”

樱柠忽然感觉头痛不已,她想问季蕾:算盘打得如此好,你家胡王知道吗?且……貌似慕容珀崇也想乘胡王根基未稳,先声夺人!

季蕾并未反驳,同在她手心里写了一个烫手“是”字。季蕾以为尹樱柠是个被冷落到心灰意冷,难得面见圣颜的妃子,故而,就算让她知道也没多大关係。

他生来便是天下霸主!若不是樱柠阻止,他或许能一举将胡国拿下,将两国统一……

“怎么是你!”

荨王昏庸无能,残害无辜,他加之在我身上的屈辱我必定让他双倍奉还。

樱柠大感吃惊,继而想起了初次与季蕾相见情形,她那时浑身上下的伤,甚至连隐蔽的私处都没有一块完整,心中忽然明白了什么……

“妹妹是否还在责怪皇上?”

这样美好的夜晚却被皇宫内的警戒声吵醒,花香淡淡消散,不由自主的让人变得紧张起来。

“刺杀之事,也是胡王的命令之一?”樱柠实在不想此事与胡王有关联,毕竟在胡王离开前与她达成过协议;而慕容珀崇暂时也无动静,而今田家被除,她也不敢保证慕容珀崇是否会一直安守与此,不在设想自己的宏图伟业……

这夜,星辰闪烁,无比晴朗。

樱柠心中闪过一个惊叹号,狐疑了片刻也未多问。

“他怎么了?”樱柠听得一头雾水。

到这里,季蕾虽没有明说,樱柠也能猜到她的心思,荨国陷入混乱之后,她大可鼓动胡王进犯,如此一来夺荨国轻而易举。

两人站在溪水边上,说话声音也低,在加上泉水流动的声音,即便身边跟着暗卫也不用担心走漏半字半句。

“娘娘,淑仪娘娘来了!”

握着季蕾的手,樱柠在她手心写道:你说要办的事,就是刺杀荨王?

三日后。

婇玉泉与婇玉瀑布相隔一座大约一丈之高的小矮山,山上有一座造型精緻的凉亭,可俯瞰泉流溪水,将婇玉泉四周的美景一览入目,这是这亭子是专门为皇上建造的,故而一般妃嫔大臣前往务必得皇上应允。

樱柠听着,彷彿是在说自己就是慕容珀崇的绊脚石,阻碍他扩展帝王大业。

“上次匆匆一别,还未来得及谢姑娘搭救一恩,还望姑娘莫怪。”

见樱柠脸色不对,彩淑仪不慌不忙的解释,“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与皇上是君臣关係,本不该多事,只是不忍见皇上麻痺消沉下去。”

劝说不动,旁观者又何必继续多言,许多的事都需要落子人自己慢慢领会。

她走到溪水边,寻到了那名正在盛泉水的宫女。

宫女迎风抬起头来,她脸上淡淡的奴字刻印,在脂粉的遮掩下并不太明显,而樱柠所在的方向却看得十分清楚,也正巧能帮她遮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她震惊的同时脑子里也浮现出了一个人影。虽然疤痕消淡了,可她那双不带丝毫情感的眸子让樱柠记忆犹新。

夜风送来淡淡花香,为已进入睡眠的人们带来几份酣甜。

……

这几日地牢死了几名狱卒之事,想必也是季蕾所为,而她最后的目标是慕容珀崇。

*

樱柠忽然惊醒,自己得跟慕容珀崇好好谈谈……

拨亮蜡烛,回到床边坐下,喃喃道:“还不到夏天,怎么就开始热了。”语毕,她开始动手褪下衣衫,非礼勿视,目的就是想将身边的暗卫吓走。

慕容珀崇具备成为一个帝王的所有条件,他心狠手辣对待敌人毫不手软,甚至可以说残忍。他步步为营、老谋深算、面面俱细无从错漏。

“这些与我无关,与胡国的百姓也无关……”

“上次在大殿上的一幕让妹妹受到惊吓,皇上便担心妹妹为因此而远离……”

“你在这里等着,我自己到处走走……”踏在遍地都是落叶的地面上,樱柠阻止宜蓉继续跟随。

刺客?会是田家遗漏的党羽吗?

樱柠一时无言。

“在安排姑娘出宫之前,季蕾还有件事需要处理,请姑娘在耐心等待几日。”

*

樱柠从原本的伤心欲绝,到现在的惶恐不安,心情极为複杂。

“皇上有令!抓到刺客定有重赏!”领头的护卫为了激发大家的热情,特意传达慕容珀崇的旨意;护卫们闻言,立刻气势汹涌起来。

那日后,慕容珀崇依旧没有出现,似乎有心逃避她,反而彩淑仪日日报导,天天劝解;田妃的死,在宫中无人过问,而民间只知道田妃已成后,却不幸染病,只得住在宫中养病不宜走动的这一老套说话。

为何?樱柠问道。

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自己会亲眼目睹这么可怕的一幕;午夜梦醒她都会觉得自己睡在骷髅中,时而出现幻觉,眼前路过的宫人都落地行走的白骨。

帝王到底为何物?她想,自己懂了。

“姑娘可是考虑好了?”

“既然如此,季蕾就算粉身碎骨也会将姑娘带出宫去。”季蕾鬆了口气,报出自己的名号。

樱柠闻言,仿若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她如今这么不遭待见,就足以自己在慕容珀崇心目中轻如鸿毛的地位,她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季蕾双眸中迸发出来的浓浓恨意让樱柠心惊,“若真让你杀了荨王,荨国便会陷入危机之中,介时,苦的可是百姓。”

权利、斗争、专制、鲜血铸就了高不可攀的龙椅,那身高贵的龙袍是无数人的经脉交织而成。至于皇宫便是一个杀人如麻草菅人命等级森严地方。

那人一把掐住樱柠的手腕,扯下自己的面罩,继而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樱柠看清她的面容后,立刻镇定下来。

樱柠在几秒的犹豫过后,便郑重的点了点头。

宫女回头一见,立刻下跪请安,“回娘娘,奴婢盛泉水给自家主子泡茶用。”

“何时行动?”

淡淡的茶香飘来,樱柠一愣,道:“怎敢!”

“就算胡王没有下令,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