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相见猜忌

上一章:第99章扰人刺客 下一章:第102章久旱甘霖*

努力加载中...

反倒是那日她穿着素白出现在大殿上的那一刻才真正让他惊艳与惊喜,明知当日是他迎娶皇后之时,她居然敢穿着白色装扮,着实让他吃惊。

“你这样的乖巧,不会是为了诱哄签邦交协议书吧!”

只是他原本想避免的事,还是发生了,樱柠有了惧怕他的心理,这点让不得不在意,心情亦免不了有些沉重。

此次示好,自然是樱柠与荻花之间通了私信得来的结果。

樱柠从他眼中看了一丝慌乱与心疼,不管是真心或假意,都惹得樱柠鼻子发酸,“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或许你从来都没有变过,只是我不曾真正了解你……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你……”

闻言,慕容珀崇心中如遭重击,便急忙解释,“不会!不会的!”

半个月后,迎来新的月份,胡国也拟了份邦交协议书,前来示好。

唇舌交织,淡淡的桂花香味,从樱柠口中传出,诱得他禁不住轻咬着她舌尖狠狠的吸吮了几下。

樱柠吓得忘了反抗,怯怯生生的鬆开摀住脸的手,脸上一道浅浅的伤害让慕容珀崇自责不已,“对不起,我无意伤你。”说着便心疼的将她揽在怀中,在她伤口处亲了亲。

慕容珀崇一怔,自知又误解并伤害了她,连忙又是好一番的安抚,如此一来,便也不敢再乱猜疑。

见她还能对自己生气,慕容珀崇禁不住笑了,随之,担忧也减轻了。

“听闻前些日子宫中出了刺客,可有抓到?”

慕容珀崇虽有相同的想法,但听樱柠如此一说,便感觉她好似胡国的说客,心并在自己身上,真正关切的也并非自己。

消停多日,樱柠的身体并未变得木然,反而很易受刺激。

说道大殿上那次,充满血腥味的回忆涌上心头,想到那满地尸首,樱柠禁不住打了个寒碜,随之,跟慕容珀崇说话的语气也柔了几分,也更显得有些生疏。

慕容珀崇看着那张美丽的脸,感觉有几分不真实,可双手已不由自主、迫不及待的抚上她略显单薄的后背。有多少天没有碰樱柠了,他可是记得很清楚,每晚怀中空蕩蕩的让他莫名的急躁,如今她难得尽展温柔真好合了他心意。

慕容珀崇自是乐意见她如此骚媚,低头舔过她的鼻尖和下颚,沿着她性感的曲线来到脖颈处,又是舔又是啃咬的,让樱柠既难过又舒服。

帝王一怒,血染江山,雷霆万千。

“臣妾听闻胡国拟了协议书,不知皇上有作何想法?”樱柠开门见山问道。

她身着柳色衣衫,少了抹华丽与浓重,反倒显得清新怡人,不施脂粉的面庞褪下了少许艳丽,却依旧明媚,对他来说诱惑力却是十足的。

樱柠摇摇头,“皇上请勿猜疑,后宫不得干政臣妾是知晓的,只是……”

*

“你说下去?”慕容珀崇拧眉,他讨厌樱柠毕恭毕敬的态度。

许久未曾有身体接触,他指上功夫见长,尤其是拧弄樱柠乳尖时,那快感间掺杂的轻微疼痛很是让樱柠舒爽。

而樱柠此刻示弱确实是为了降低他的防备,好让他放鬆警惕,以便自己日后好行动。

四目相对,樱柠被他目光里灼热摄住,却还硬着头皮着与他直视。

慕容珀崇闻言,脸色黯然,并大方的将桌案上的协议书递给她看,“你有和建议。”

“若是别人听去了,谁还会猜想得到你是我荨国的妃子,更似胡国派来的说客。”慕容珀崇拂袖坐下,气愤难当,抬手在桌上猛一拍,霹雳巴拉的响声过后,桌子已四分五裂。

“啊!弄得我好痒!”媚叫间,她已挺起了胸膛,弓起了腰肢,将自己送到慕容珀崇跟前,渴望得到他全部的爱抚。

慕容珀崇轻吻到她额头时,她没有拒绝,只是虚弱的躺在他怀中浅浅抽噎,这样无助与娇弱更是叫人心疼。慕容珀崇面对此刻的樱柠毫无抵抗力,可长期的谨慎让他又不得不狐疑。

等不及得到她的回应,慕容珀崇已是将她放置在桌案上,将身子挤入她双腿间,粗野撕扯她身上的障碍物,如同饥渴的野兽一般,并毫无察觉的在她身上留下了手指印。

飞溅出来的碎屑从她眼前划过,惊得她尖叫出声,连连躲避。慕容珀崇见状,立刻上前将她搂在怀里,关起的问她是否受伤。

“与其这样僵持,相互担忧,还不如佔时让所以的顾虑都终止,待真正兵强马壮的时候再行计画不迟。”樱柠不指望他放弃自己的霸业,只是希望他答应暂时和解;这样做只是为了阻止慕容珀崇继续作孽,也为了让他的双手不再染血。

这晚樱柠鼓足了勇气去了腾浮宫,慕容珀崇得知消息自是惊喜,屏退宫人后,他又开始担忧,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而樱柠也怀着同样的担忧。

多日不见,樱柠没想到他居然瘦了,脸上还有些颓废的小鬍渣,看来是多日未曾清理,难不成身边没有人照料吗?平日里爱献媚的莺莺燕燕呢?

樱柠算是听明白了,是最不愿伤害的人,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将她牺牲的。不待她反应,慕容珀崇便用火辣辣的吻堵住了她丰润的双唇。

看着慕容珀崇僵硬的表情,樱柠更加恐惧,“你……会不会有一天也会想杀了我?”

看着那张震怒的脸,樱柠一惊,毫不留情面的打击道:“如此一来,恐怕荨国也会元气大伤,不也会引来边塞小国虎视眈眈?”

樱柠闻言,一颗心犹如沉如海底,“你堂堂一国之君,我一个小小女子怎可能诱哄得了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双手沾满鲜血……”

樱柠木然的躺在他怀中,深感疲惫;而慕容珀崇却深感震惊,他居然成了樱柠心中杀人如麻的儈子手。

慕容珀崇摇摇头,一手握住她圆润的胸部急切的按摩着,“不要怕我,你是我最不愿伤害的人。”

“当真起兵南下攻胡,朕有把握未必就会输给胡国!”慕容珀崇端起帝王的架子。

看到她,慕容珀崇兴奋张开的双臂,却没有得到回应,他尴尬收回,“你终于愿意来见我了。”

他的手指刮过樱柠的乳尖,一阵颤慄,居然让她感觉来得飞快,小嘴一张,娇媚的呻吟断断续续的溢出,明明是极为性感的声响却像重物敲打慕容珀崇的心脏,让他不由自主的呼吸急促,三下五除二的将樱柠拨了个金光。

因上次惊扰事件后,季蕾又是多得樱柠搭救才保住小命,得到了教训,便不敢轻举妄动,樱柠也把握时机做其他的事情,她不想看到战争,虽然没有经历过,来这里后也没少见士兵欺压百姓,边塞小国的相互挑衅。

见他动作变缓,樱柠睁着明亮双眸,问道:“怎么了?”

“之前不是被你禁足吗?后来还被你从大殿上赶走!”樱柠语气淡淡,却在不经意间透露出浓烈的不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