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雷霆爆怒

上一章:第103章不如远走 下一章:第105章误会加深

努力加载中...

“不会!你还是赶快送我走吧。”感受到季蕾身上散发出来的阴郁杀意,樱柠立刻警觉。

慕容珀崇依旧穿着宴会上的那身银白的袍子,虽然全身已被雨水打湿,却丝毫不折损他高贵尊崇的气质;幽亮的眸子好似黑夜中饥渴的野狼,看着十分的慑人。

“等等——等等——”樱柠惊慌之余,更显得震惊。

“尹樱柠!”

她顿时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意思?慕容珀崇是打算放弃她吗?想到有这个可能心中还是掩不住的泛起了苦涩。

这一些列的动作快到让三人根本无法反应,在季蕾惊愕的目光中,魏光、魏紫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季蕾长髮飞舞,杀气如霜,在射出第一把弯刀时,人已握着另一把弯刀上前,且直逼慕容珀崇胸口。

魏紫扶着魏光心知自家主子是个倔驴头,硬是逼着她定是不会鬆口的,虽然才短短几招,他便知荨王身手不凡,他们三人必定不是荨王的对手,与其为了一个陌生女子白白送了性命,不如留着命日后打算,于是乾脆心中一横,道:“暮雪姑娘已被送往广林城!”

“不管是否利用,姑娘都得跟我们走!”魏福一心担着季蕾的安慰,懒与樱柠争口头之风。

“姑娘可会骑马?”季蕾扶开额头湿漉漉的刘海,不答反问。

她不愿意做慕容珀崇身后第无数个女人,想来或许有无数女人睡过他那张床,禁不住反胃;樱柠亦是没有勇气看着他一步步成长得更加接近那万人之上的寡傲孤独,若是这样自己再也无法走进慕容珀崇内心……

“你连自己的敌人都不清楚,就敢对朕下手?”慕容珀崇站在寒风中冷笑,那声音彷彿来至修罗地狱。

魏鹰不耐烦的喝道:“暮雪姑娘可否安静些,我们将军可是悬着脑袋将你带出宫的,现下怎能前功尽弃!”樱柠也是个硬脾气,闻言,没好气的吼道:“你们家将军根本不是存心带我出宫的,她是有预谋的,她在利用我!”

“你们将朕的妃子带到哪儿去了?”慕容珀崇不答反问,见三人都不吱声,便回身击了魏光一掌;魏光顿时气血翻涌,倒地不起。

在樱柠六神无主之际,季蕾却拉住了缰绳,将马头调转。

慕容珀崇认为即便樱柠想要逃走,也不至于会伤害自己,故而他追上来只是打算将她带回去,却没想到她身边居然有人会想杀自己……会是她下的命令吗?若是与她毫无关係,慕容珀崇当真不太相信,他今天势必要问个清楚。

“你到底是谁?”季蕾声线颤抖,居然对他产生了畏惧感。

慕容珀崇手一扬,地面尘土飞起,沙尘溅入眼内,让两人双眼无法视物,却还是防备的飞舞这手中的武器,想要寻间隙。

季蕾诧异,她记得荨王明明是不会武功的,当初自己还以身涉险试探过,不过一年多时间他武功尽有如此造诣,这岂是常人能及的;触到他覆着薄冰的冷漠双眸时,季蕾心头一怵,蹶然后退好几步。

见季蕾抽刀对持,他眸中寒意更沉,“你是什么人?”

慕容珀崇一门心思想着远去的樱柠,并无恋战的打算,如闪电般飞身上前一把掐住季蕾的喉咙,“都别动!”

事发突然,慕容珀崇身上未携带任何武器,在遣退御林军时,领头的将士本想将自己随身长枪借给他,却不想被他拒绝。

如晴天霹雳,惊得她脑海有片刻空白,她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只怕对上他那双充满怒火的眸子。

樱柠一边被吓软了脚,一边又在心中埋怨他怎么忽然转变性子,这种事不是能多低调就有多低调吗?

樱柠不理,又踢又打的十分不安分,魏福只得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慕容珀崇见他们出手毫不留情,顿时心灰意冷,一提气,身子猛然一震,一股内力从他身上迸发出来,将突击的三人震开几米远。

“姑且饶你们一条狗命!”话音一落,慕容珀崇拿起季蕾落下的弯刀将两人脚经挑断。

忽然的,一声怒吼传来,霸气与火爆的程度,似乎让整个树林都震得晃了晃。

他们手执长枪,身着红袍黑甲,气势如虹;不愧是慕容珀崇亲自训练的军队,只是来捉拿她这么一个小小的逃妃,何须如此大动干戈。

慕容珀崇分神躲避耳旁旋转的弯刀,又感觉到杀气接近,只得连连躲避,魏光和魏紫也未闲着,见着空隙两人飞身而上,直袭要害。

“杀你的人!”话音一落,季蕾腾空飞起,射出弯刀。

在樱柠手忙脚乱时魏鹰和魏福双双强行将她架上马,三人同骑一马离开。

看着眼前景物一点点倒退,樱柠焦急万分,“要不,你们还是去帮你们将军吧,我自己骑马离开,荨王飞天遁地刀枪不入,武功高强不说,还十分的变态,季蕾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季蕾一咬牙,“不管你是谁,今天都得死。”话音一落,对魏光、魏紫暗示一眼,两人便冲上去对慕容珀崇两面夹击,因方纔已被震伤,气势也减弱不少。

“荨王追来了,快马加鞭!”

“放我下来!”樱柠伸长脖子看着不远处越来越小的人影,心中慌乱不已。

雨,持续下着;黑压压雾濛濛的前方,几乎看不清道路;耳畔除了风声,她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你不是荨王!”冷静后,季蕾收回落地弯刀,语气笃定。

就在这时,季蕾忽然吹了一声口哨,从树林间窜出几个黑影,她跳下马对四个黑影命令道:“魏鹰,魏福,你们先行送暮雪姑娘离开。魏光和魏紫,你们和我一起去将荨王这个狗贼给杀了!”

看这阵仗,季蕾必定是早让人埋伏在此等候,可是她又是如何料定慕容珀崇会单枪匹马追来呢?

任樱柠喋喋不休,魏福和魏鹰表现得淡定十足,仿若未闻。

刚出城门,身后便迎来了马蹄轰踏声,樱柠坐在季蕾身后,禁不住回一望,顿时被身后的阵势吓到了,身后那黑压压的一群,是皇宫内的御林军。

就在樱柠担心不已时,马蹄声忽然渐渐消失了,当她狐疑再次回头观望时,却见群马均调转头往城内而去。

“说!”

*

“你这是做什么?”

“御林军来了!”樱柠在身后提醒季蕾。

季蕾未回头看一眼,只是甩着缰绳,愤力向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