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不如远走

上一章:第102章久旱甘霖* 下一章:第104章雷霆爆怒

努力加载中...

“蓉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娘娘呢?”小宫女也吓得不轻。

慕容珀崇心下生疑,逕直走向樱柠房间,推门看到一女子斜躺在浴桶内,长髮披散遮住了容颜,可他一眼就看出来那人并非樱柠,回头沖跟来的宫女震道:“你们主子呢?”

而慕容珀崇当时想着政治内乱,而田妃不能容人,若是怀孕了,他还得多处分心,故而才答应的,而现在这些顾虑都不存在了。能让樱柠为自己产下爱情结晶,此刻在恰当不过。

他手一挥,解开身上碍事的大氅,快读下令紧锁宫门与城门,并自行召来快马朝宫门而去。

宜蓉泛着糊涂,但看慕容珀崇的脸色也明白了些,“娘娘?娘娘让奴婢伺候沐浴……然后……奴婢选来玫瑰……之后的事奴婢就不记得了。”

樱柠趴躺在温泉边上,舒适的闭着双眼;一名宫女端着沐浴工具飘飘渺渺的走入,樱柠掀眸看了她一眼,低声道:“胡王有意要与荨国修好的事,你可知?”

早有準备的她,自然知晓如何不让迷药侵入身体,导致晕迷。

这半个月来樱柠佯装乖巧,事事都顺着他,不过是设了个障眼法,让他降低防备,继而却转身逃走……这个事实让慕容珀崇实在难以接受。

泡澡?不是三天前才去过婇玉泉吗?

看着慕容珀崇签下协议后,她才藉着微醺的酒意匆匆离席,回到巩灵宫吩咐宫人为自己準备沐浴用的水,并让宜蓉精心挑选了玫瑰撒在水面上,待脱下厚重的衣服后她趁宜蓉为自己整理衣物的空挡,将藏在贴身衣服内的迷药放入木桶内,着瀰漫的热气渐渐挥发出来,不消一会儿,宜蓉便晕了过去。

出了巩灵宫她与候在暗处的季蕾回合,两人低头并肩朝向前;走到一处亮光闪烁的迴廊附近,季蕾对她比了个手势,便让她在暗处候着,很快季蕾再次出现的时候,身上捧着华服金首,樱柠便寻了一处隐蔽再次换了衣衫。

*

慕容珀崇指了指灯火幽暗处,“去暮雪婕妤处。”

当日,离开确实是个好时机,只是这样一来季蕾便没有时间再去等候刺杀荨王的好时机,若是贸然动手只怕未完成胡王的命令她便已失了性命。

樱柠心中实则担心季蕾将自己丢下,跑去与慕容珀崇同归于尽,而今见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樱柠便安了心。

桥起,樱柠身子晃了一下,随着轿子的晃动,樱柠心情更是惴惴不安;禁不住轿子的窗帘,却被季蕾伸手掩住,“快到宫门了,姑娘请不要担忧,我既然答应的事便一定会做到,何况姑娘救过我两次。”

宫女听得一头雾水,而宜蓉也在这声如闷雷般的怒吼中惊醒,却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凉水中,顿时全身颤抖,回看四周,惊见慕容珀崇在次,而自己却全身光裸,吓得口舌颤抖,无法言语。

三日时限已到,季蕾却毫无动静,樱柠心生不安,却也不便过问。

当晚,慕容珀崇为胡国来使设宴,樱柠因不放心还是陪同出席了;樱柠坐在慕容珀崇下方,一双眼睛四处的转悠,心不在焉。

那晚激情过后的,两人几乎每个晚上都腻在一起。樱柠的乖巧让慕容珀崇无可挑剔,这前后差距着实让慕容珀崇有些许不适应,可两人难得能平和相处,他自然不忍破坏,心里隐隐感觉不真实;他打心底不愿意去疑心樱柠,只是不忍心再继续伤害她……

樱柠无奈,但却也无需太过担忧,慕容珀崇武功高强,身边高手如云,想要应付季蕾应是绰绰有余。

“好大的胆子!”慕容珀崇握着拳头,咬牙切齿,他不相信樱柠居然抛弃自己……

“这几日我便会联繫宫外的同属安排送姑娘出宫。”季蕾不愿多谈,可见她杀心已决。

樱柠费力的将宜蓉放进木桶里,继而揭开她的髮髻,让头髮披散难以分辨容颜,最后换上宜蓉的衣衫悄声无息的离开了。

皇宫;顷刻间的大雨,将温度骤降,料峭春风吹酒醒便是如此,慕容珀崇虽未大醉,却也被冷风窜得发抖,便也失了兴致,吩咐完一干大臣后,便退了出去。

“轿内何人?”一个粗矿的男音问道。

“三日后,胡王会派来使前来签约邦交协议……我希望能在当日离开……”

出宫后,暗云压顶,顷刻间大雨倾盆,樱柠穿着大氅瞬间给湿了个遍;到了天都城内,两人不敢怠慢,在一家客栈内将跟随的僕人解散,两人再次换了一身男装打扮,冒着雨儿快马加鞭的往城门处赶。

为了让内心踏实,每次床事到最后一刻时,他都是悄悄的将种子射在了樱柠身体内,也知道樱柠事后都会吃避孕的药材,他不知何时已命人将避孕之药换成了调养药,樱柠更是对此毫不知情,每次完事之后她依然照常服用。尹樱柠为此特意强调,说是要等到时机成熟,待自己做好心理準备才打算生儿育女。

“是我们家小姐,婕妤娘娘的故友,亦是婕妤娘娘邀来的贵客。”季蕾委婉施压,想打消他掀帘查探的念头。

到了巩灵宫未经宫人通传,他退下了跟来的太监和宫女,自己进了殿堂内,却不见樱柠身影,问了宫女才得樱柠在房间泡澡。

正巧身后传来交接班的催促声,他也便懒再看,亦是担心怕得罪人。暮雪婕妤如今受宠的程度,连他们这些门卫官都时常耳闻呢,怎敢惹得不快。

樱柠相信胡王的意向季蕾是清楚的,只是她恨意已深,一时是难以消淡的,才会瞒着胡王私自行动,而在这个时候自己也不宜与季蕾翻脸,只得隐晦提醒。

出城比出皇宫可是要轻鬆容易的,只是眼下城门就要关闭,两人也顾不得太多,同骑着一匹快马向前飞奔。

婇玉泉。

季蕾若无其事的将手中的东西放置到一旁的石桌上,“姑娘是否有话要说?”

今日皇宫设宴,邀请故友前来热闹玩聚,也并不稀奇。只是照理还是得查看一番。

到了宫门处,轿子被拦下,季蕾不慌不忙的取下令牌道:“官爷,这是暮雪婕妤特赐的出宫令牌,请官爷查看。”

太监撑着油伞,另一只手为慕容珀崇递过锦氅,“皇上可是要回腾浮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