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误会加深

上一章:第104章雷霆爆怒 下一章:第106章古剎遇险

努力加载中...

“你……为什么单独追出宫来?”

“你为什么可以这么残忍!为什么杀了他们!”那刺鼻的血腥味让樱柠无法忽视,虽对他胆怯,可更多的却是心寒。

二天醒来时,她发着高烧,整个人没有精神也迷迷糊糊的,睁眼看到的便是一脸疲惫,下颚已长出小鬍渣的慕容珀崇,以及他脸上那几道显眼而滑稽的抓痕……莫名其妙的她感觉安心。

柔情体贴?不过表面假像而已……樱柠倔强的说服自己。转念之间,樱柠也注意到了魏鹰语气里的自信,她担忧起来,“你们就这么放心?”

“这是哪儿……”樱柠身子被慕容珀崇扶起,让她坐靠在床边。

魏鹰、魏福不语。

他知道樱柠和平常的女子不同,她个性倔强,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也从来不曾依赖过自己;正因为这样慕容珀崇才感到头疼不已,他该告诉她吗?还是等她自己发觉?

慕容珀崇看着樱柠变化不断的表情,心中不安,但见她终于肯吃粥,便也不做他想,总算由衷的笑了出来;那一笑如朝阳铺洒大地,温暖而幸福,樱柠看得片刻失神。

“我吃不下……”樱柠看着窗外,神情木讷得毫无生气。

不知是淋了太久的雨,或是被魏鹰刺激,樱柠感觉全身发冷一阵晕眩。

马儿后腿被斩断,魏福和魏鹰双双跌下马,两人回过神来準备应战时,已是无能为力;只听刀声呼啸而过,刺入骨头的声响激得血沫四溅。

若是细细看去,樱柠定是会发现他眼角眉梢都是喜意;只是她神情淡漠,根本不愿意多看慕容珀崇一眼,又怎会发现他的异样。

“姑娘,许多事都是旁观者清,我们家主子就是看荨王对姑娘柔情体贴才敢冒死一搏。想不到当真被主子给博中了。”魏鹰一席话让樱柠似懂非懂。

眼前的情形分明让她想起了,荨国皇宫圣殿那日血浸红毯的画面……那是午夜梦魇,挥之不去,绕着心头让她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

这是樱柠注意到尸首分离的魏鹰与魏福,吓得连连尖叫,更是没命的挣扎,尖锐的指甲在慕容珀崇的脸上划了好几道痕。

“都已经快到广林城了,而且我现在动也动不了,你们还担心什么?”樱柠叹息道。

见他不愿意让自己吃药,樱柠不禁多了些心思,暗忖他要么担心自己病了好再次逃跑,要么就是想慢慢折磨自己;想到这里她居然开始怀疑粥里是否有毒药,可转念一想,他若真想杀自己何须如此,只是她运气背,既然被逮住,定然少了不一番折磨。

这下慕容珀崇可犯难了,他支支吾吾的完全不是失了平日模样,“你……不能吃药……还是吃粥吧,吃饱了病才好得快。”

人倒地,连惨叫声都未来得及发出。

看着她脸色惨白,感觉着她的挣扎,慕容珀崇在也无法沉静。

*

“放开我,你放我走吧,我不想继续待在这里!”未去细究慕容珀崇的话意,却被他激烈的反应吓得六神无主。

“唔!”樱柠恍恍惚惚面朝地,沾了一身的淤泥,像条泥鳅一样趴在地上。

她看着慕容珀崇的眼神犹如看着洪蛇猛兽,定格之后,便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病好了,才能尽快离开这里。

“你!”樱柠气急攻心,看着眼前的男人犹如看着地狱修罗,正準备再说些什么,却觉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

“我要吃药!”樱柠是医生,病了就要吃药,这是真理。

“为什么要逃?为什么那么恨我?”慕容珀崇一脸痛苦,禁不住的怒吼出声,那声音震得樱柠双耳作鸣,浑身发抖。

“你又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樱柠带着哭腔,心里说不出的酸楚。

“你当真怕我?”他的语气平缓了许多,却带着浓浓的压抑与苦闷。

由于身子不得动弹,魏鹰坐在樱柠身后,却避她如蛇蝎,生怕两人有肢体接触,樱柠忽然栽下马时,魏鹰都未来得及施出援手。

魏鹰见状正準备下马解救,却忽然感觉一股杀气袭来,在他和魏福来不及防备之时,身下的马猛地一沉,接着一声悲惨的嘶鸣。

樱柠整个人晕沉沉的被抱起,她终于感觉到一丝温暖,然而一股血腥味掺杂着泥土淡淡的铁锈味扑鼻而来,她又慌张起来,唤了唤魏福、魏鹰的名字,却得不到回应。

慕容珀崇想不通,是自己对她不够好吗?还是她已经不爱了,若不然那畏惧的眼神从何而来?

“你们怎会料到荨王会单独前来?”树影飞快掠过,城门逐近,樱柠心空如死井。

“主子自幼习武,乃胡国第一高手,不会连个荨王都对付不了。”

这一夜樱柠睡得很沉,睡着的她并不知,慕容珀崇一夜未睡。

“所有想将你从我身边带走的人都该死!”慕容珀崇一字一句,清晰入耳。

“广林城附近的一户农家里,来喝点粥!”慕容珀崇舀起一勺粥,放在唇边细心吹了吹气,才送往樱柠嘴前。

这一折腾,已是深夜了,广林城城门早已关,慕容珀崇只好抱着全身发抖的樱柠寻了户农家。

握着她瘦得有些硌手的手腕,慕容珀崇才惊觉她居然瘦了这么多,顿时心如针扎,“多少吃点吧……”说道这里慕容珀崇顿住了,他有些犹豫。

她双眸一瞠,第一个反应是看到他活着感到欣慰,第二个反应则是为自己和季蕾的性命感到担忧,加之血腥味冲鼻,她畏惧慕容珀崇一怒之下将自己杀了。

樱柠一双明亮的眸子顿时泛起了水雾融入雨水里,慕容珀崇丢下手中的弯刀,紧紧握着拳头,眉头都快拧成叠嶂,不待她开口,慕容珀崇率先问道:“为什么?”

注意她全身僵硬,慕容珀崇为她解开穴道,一得到自由,樱柠立刻挣脱他的怀抱,却被他死死抱在怀中,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自己的女人当然要自己追。”慕容珀崇笑了笑,让樱柠想起了两人那段在现代的幸福时光。

这时,糊了一脸的泥被一双大手拨开,她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慕容珀崇那张充满暴戾之气的脸孔。

  • 背景:                 
  • 字号:   默认